“游戏陪玩”火爆背后是隐患

杨伊琳

2018年07月19日09:31  来源:杭州网
 
原标题:“游戏陪玩”火爆背后是隐患

  游戏陪玩市场火爆 线上陪用户玩1小时游戏 能赚60元

  每晚8点,周怡茜打开自己注册陪玩的APP“买萌”,通过抢单获得订单,这些订单的内容就是让她陪同自己的“老板”一同进入游戏世界。“我在《绝地求生》这款手游中担任‘医疗兵’的工作,主要就是陪‘老板们’玩游戏,在危急时刻为他们挡枪,还要提供物资来帮助他们赢得胜利,同时满足他们对技术、社交等方面的需求。”

  类似于周怡茜这样的陪玩者正活跃在数十款类似的App上,这些App包括暴鸡电竞、高手电竞、比心、游友、买萌等。

  在“比心”平台上,服务品类有线上游戏、定时叫醒、音乐占卜、声优、心理咨询、外语陪练等诸多分类,客单价在5元至60元之间。以手游《绝地求生》为例,每单按30分钟一次计费,客单价在10元至25元之间,且视认证玩家的游戏水平而定。在线上技能的月榜单上,接单最多的是一位网名为“蜜柚_抱着Mike亮”的认证玩家,服务单价为60元/小时,总计接单数102353次,折合人民币约600万元。

  此外,单纯的通过游戏技术来赚钱已无法满足日益网红化的游戏陪玩者需求。一批敏锐的陪玩者和平台,已发展出了多元变现模式:比如,她们会在自己名字后面“冠名”,即在自己的陪玩ID后,写上经常照顾生意的“老板”的名字,这意味着对方处于陪玩的第一位,是一种金钱和所有权的象征。

  一位网名为TIt_18的注册玩家就会经常给一些相熟的用户冠名。“我一开始只是想尝试下此类服务,结果有的用户只是要求单纯冠名,并没有游戏需求。按照圈内的标准费用是99元一天、520元一周、1314元一月。要是在冠名期间还有游戏需求,要价会更高,比如一周1314元、一月3333元等。”

  记者发现,除了较为普遍的线上娱乐服务,还有一些APP提供线下陪玩这一模式。在“买萌”APP上,线下陪玩的客单价均在109元/小时左右。一位网名为“小仙女”的认证玩家坦言:“线下陪玩多是大单,每次接单基本能赚近一千元左右。通常情况下,我接线下单子,会选择在白天去网吧这样的公共场合。”

  记者走访了市区不少网吧,线下陪玩这种服务确实存在。杰拉网咖西湖文化广场店的负责人王先生表示自己曾遇到一些在约玩软件上接单过来陪玩的人,“大部分人都会提前和前台打招呼,安全意识都挺高。有几个小姑娘几乎每个周末都来,说是为了赚零花钱。”

  在淘宝搜索关键词“游戏陪玩”,也跳出了不少游戏服务项目。在一家名叫“魔游客网游专营店”的网店,一款每小时40元的《王者荣耀》陪玩服务正在热销,月销量高达8000多笔。然而在淘宝上所出现的服务均为线上陪玩,搜索“线下陪玩”则显示“没有搜索结果”。

  陪玩贩卖的不是技术而是时间 平台背后存在隐患

  陪玩类APP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不少人的社交需求,为陪玩者带来的可观收益的同时也催生了“游戏陪玩”这一新兴职业。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王建明认为,此类App主打“游戏陪伴”的概念,更容易满足用户深层次的心理需求,这使得游戏玩家之间的社交性大大增强。“软件强调的不再是类似游戏代练这样的技术硬门槛,而是倾向于玩家之间的相互陪伴。陪玩,更多贩卖的不是技术,而是时间。这也是越来越多的电竞用户选择购买陪玩业务的原因。”

  在杭州猎人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首席顾问郎越时看来,“游戏陪玩”确实迎合了当前市场的需求,成为了一个新兴职业,然而,选择此类职业的年轻人也应深思是否能通过它创造并体现自己的价值,“年轻人不要忽略线下的交流,因为一定的社会阅历和人际交往在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职业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在这些软件的“繁荣”背后,还存在着不少监管隐患。记者试着注册了几个陪玩平台,像暴击电竞、高手电竞等平台需要进行身份证照片以及手持身份证完成注册,而像比心、买萌等只需要填写手机验证码即可完成注册使用。

  随后,记者还尝试注册软件认证的接单玩家,在“比心”APP上,仅需上传五官清晰的头像,并上传游戏积分截图以及一段时长在15秒内的语音自我介绍。记者从网上下载了一张五官清晰的图片作为头像上传,也成功通过了审核,且审核时间不过一天。

  而在“暴鸡电竞”APP上,想成为接单玩家除了需要填写真实姓名、身份证号以及有效的微信或者QQ社交账号,并再次上传手持身份证的正面照之外,还需要拥有较高的游戏水平。以手游《王者荣耀》为例,玩家的段位必须是“最强王者”(手游的最高段位)才能成功提交申请。

  “你想和我约吗,酒店吧”

  陪玩者的实名认证极为重要

  在“比心”APP中搜索关键词“线下”,包含了线下绝地求生指导、线下COS、线下技能等6个品类。在线下绝地求生指导的榜单中,记者随机点击一位网名为“Dragon”的线下陪玩并询问其是否接单。“Dragon”在向记者发送其本人的照片之后询问是否能看下记者本人的真实照片并表示:“我是看人接单的。”

  记者从网上挑选了几张照片向其发送成功后,“Dragon”向记者提出了语音聊天的邀请,并让记者加其微信。经过一小时左右的语音聊天,“Dragon”通过微信提出:“你想和我约吗,酒店吧。”此外,在聊天过程中“Dragon”透露,这种事在圈内很正常,曾有几个顾客在购买线下陪玩服务之后也向自己提出过此类要求。

  此外,记者还随机浏览了一些陪玩APP中接单玩家主页下方的评论,在“比心”平台,其中不乏“很漂亮的宝宝,再大个size就好了。”“喜欢喜欢,能亲一口吗?”“白白的,36E”等敏感性评价。

  “陪玩市场的逐渐发展,随之而来的是整个行业的标准模糊、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等问题,监管体系尚未完善。既然拥有线下服务模式,平台就需要在监管方面付出更多成本,保障用户权益,避免发生‘擦边球’。”郎越时说。

  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谨言认为,这些APP其实存在着较多的监管不规范等违规性问题。“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些APP就像淘宝一样,为陪玩者提供了一个盈利性的经营平台,陪玩者作为商家必须提供自己真实的身份信息如名字、联系电话、家庭住址等。”在夏谨言看来,由于此类APP还提供线下见面等服务方式,那么陪玩者的实名认证则变得更为重要,否则,当用户与陪玩者发生纠纷时,这些APP本身也需要负连带责任。

  “事实上,随着暑假生活的到来,打游戏也并不是唯一的取乐方式。尽管这些线上APP打出了社交概念以及赚零花钱的诱惑,但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些线上经历远远比不上在现实生活中的旅游、实习、做志愿者等真实的社会经历。”在郎越时看来,当下的年轻人在跟随潮流的同时,也要把握自己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积累社会阅历,思考如何才能学以致用,体现自己的能力,绽放人生价值。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