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类App背后的“涉赌乱象”

李超

2018年07月19日07: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棋牌类App盛行的背后

  其实,陈涛只是此类涉赌案中的一个环节。

  2016年年底,还是上海某公司的技术人员万强,看到一款麻将软件被高价收购,他发现商机后从公司辞职创业。

  去年2月,他开发了一款叫“邮城乐翻天”的App,利用这款软件进行麻将赌博。同年4月,他又开发了“镇江乐翻天”,通过朋友在镇江寻找代理。很快,陈涛成为其代理。

  去年4月中旬,“邮城乐翻天”遭到黑客攻击,软件运营不起来,持续了大概半个月,万强损失巨大。

  此时,一款名为“呱呱高邮麻将”的App进入高邮市场。万强找对方交涉后,最终将所有资源整合到“呱呱扬州麻将”里,万强担任扬州地区负责人。

  去年6月,“镇江全民麻将”开始运营。万强招募了22人的代理团队,这22人搭建了30个“镇江全民麻将”微信群,并分别任群主。

  “这种模式是没有风险的,风险都在代理身上。”万强一直认为,这种“房卡模式”,就是为了规避涉赌风险。

  目前,市场上很多游戏开发企业也看准这个市场,直接把App成品外售,不参与运营。记者搜索发现,在多家游戏开发公司网站上,“合作推广模式”和“房卡模式”共存的棋牌游戏App成了主推产品。

  去年10月22日,有网友发帖寻找开发麻将App的公司,随后有10多名网友回帖留下联系方式,有的直接标价8万元,有的回复“6~8万元,现成的”……记者了解到,对于手机麻将App制作来说,分为原创定制和套版两种,套版通过修改源代码进行。

  某App定制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定制该市周边地区麻将App,可以套用,价格相对便宜,“但其他城市的麻将App没有代码,需要重新写,定制时间慢”。

  该工作人员介绍,套用可以修改游戏模式,“如果功能多,价格就贵点”。一般套版价格为4万元,定制为6万元。

  手机App审核机制亟须加强

  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宋同鑫介绍,普通棋牌室赌博是赌博行为和交易行为同时发生,实时结算。而此类赌博行为和交易结算双轨双平台运行,隐蔽性强,查办时存在难度。

  宋同鑫说,玩家事先在交流群中商量好赌注数额,由群主为群内成员的赌博结算提供担保,游戏最终以积分结算,结算情况在交流群内发布,并以二维码扫码、交流红包等支付的形式结算费用,这是具有赌博性质的违法行为。

  宋同鑫告诉记者,现实中,很多玩家并不认为自己在赌博,而是在玩游戏。希望通过此案警示那些参与网络和微信群“打麻将”的市民,远离这些“网上麻将室”。

  樊国民认为,法律对棋牌类App中的游戏货币兑换有严格限制,但为了增加平台吸引力,一些棋牌类App存在涉赌行为。

  “‘房卡模式’即使不在平台交易,但如果运营方知道有赌博行为而放任不管或提供帮助,也涉嫌犯开设赌场罪。”樊国民说,开设赌场罪的核心在于是否组织赌博,其中包含建立赌博网站、接受或代理投注、明知赌博情况下提供帮助等行为。

  樊国民建议,手机App市场庞大,像文网文、ICP许可证、游戏版号、软件著作权等注册审核机制有待加强。

  实习生 朱彩云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超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沈光倩、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