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佩奇”配音者:每晚化身佩奇哄朋友的宝宝睡觉 

蔡凌跃

2018年06月07日14:34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小猪佩奇”配音者:每晚化身佩奇哄朋友的宝宝睡觉

  陈奕雯说:“我有一次生病嗓子哑了,电话那头的小朋友就以为是佩奇病了,特别暖心地对我做了很多叮嘱,比如要听妈妈的话乖乖吃药,打针要勇敢不要怕痛等。那一刻,我觉得非常感动。”

  小猪佩奇剧照。

  “回到生活中还是我自己”

  从业8年,陈奕雯在配音界已经逐渐修炼成一个多面手,虽然长年在幕后默默奉献,她也不觉得遗憾。“这是一个没有观众的舞台,你不必为谁笑为谁哭,你所有的喜怒哀乐不仅仅来自创作本身,更多的是进入角色之后的自然而然。”

  对于已有的成绩,陈奕雯也看得很淡,“无论它是佩奇,花千骨,还是其他,对每个角色我都真心付出,没有特殊,也没有区别。我只是一个配音演员,我完成的也只是作为一个配音演员最基本的工作而已。在配音的过程中,我可以穿梭在不同的种族,国度,时代,甚至是不同物种的生命里,但回到生活中,我就是我自己,我也只是我自己。”

  对于未来,陈奕雯表示顺其自然,不会刻意去改变什么,作为晚辈,她依然要向业内的前辈学习,但有一点不会变,对于每一个角色,她都会用自己的真心去演绎。

  “惟其胸中有泪,是以言中有物。” 这是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鞭策。

  对话: 配音是化学反应, 不是加减乘除

  广州日报:从事配音工作和你儿时的经历有关吗?

  陈奕雯:我小时候曾是苏州当地的儿童节目主持人,经常放学后或者周末时就在录音棚待着。可能也是因为小时候的那段经历,后来对于录音棚反而特别有亲切感和安全感,对话筒也完全不怵。

  广州日报:你觉得你和佩奇、花千骨有哪些共同点?

  陈奕雯:我和佩奇的相同点在于都有一个幸福的原生家庭。但我生活里其实特别像白子画,就是还挺无趣的,然后也是属于那种挺享受独处的人。其实我在个性上没那么像花千骨,但是我理解小骨,只是当我把自己放在小骨的身体里去配音的时候,那个本我还是经常会跑出来。

  广州日报:在你看来,配音演员的成功与否和作品的流量有关?

  陈奕雯:配音是艺术创作,不是功利的计算。一部戏会不会播,什么时候播,播得好不好,都不是配音演员决定的。一部最终没有受到关注的作品,不代表它就不是一部好的作品,也并不代表配音演员就完成得不好;同样的,一部作品播得好,也并不足以说明配音演员就有多么厉害多么优秀。

  广州日报:从《花千骨》到《小猪佩奇》,角色的个性和情绪差异这么大,你要如何来适应?

  陈奕雯:我始终都觉得配音演员是需要理性和感性的双重结合。前期需要非常理性和客观地去分析剧本和人物,但是当真正进入录音状态的时候,值得思考的不是用哪个频道的声线来表现,而是应该将自己放空,把自己完全信任地交给角色,切入感性和本能的一面,放下所有的知识、立场和情感捍卫,进入角色的身体。

  广州日报:想要成为配音演员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陈奕雯:我也并没有接受过科班训练,目前也还有很多不足,所以无法给出很权威的技术干货和标准答案,我觉得,配音这种艺术创作是化学反应,不是加减乘除。声音里的性格,骨子里的人文,语言中的性情都是在潜移默化中养成的。这个行业有时候是需要感觉的,独立的精神空间和纯粹的热爱,或许会让努力之后的直觉更有质量。

(责编:沈光倩、毕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