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愿做动漫时代的造梦人

2017年12月26日09:24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金城:愿做动漫时代的造梦人

  4 JC动漫博物馆藏着更深心愿

  2015年,金城又完成了一个心愿,建成了国内第一家私人动漫博物馆——JC动漫博物馆。博物馆是免费参观的,但需要预约,专业人士则不必,随到随看。

  为什么要建这样一家博物馆呢?金城说这里藏着一个更深的心愿。

  无论是灌篮高手还是哆啦A梦,葫芦娃抑或老夫子,甚至是喜羊羊与灰太狼,每个人的童年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个角落,属于动漫。在JC动漫馆,你一定能找到那部陪伴你童年的动漫作品。这里的展品是金城和他的小伙伴们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有中国经典水墨动画《山水情》、美国的《蝙蝠侠》《蜘蛛侠》、比利时的《丁丁历险记》、日本动漫《铁臂阿童木》《天空之城》……都是珍贵的动漫手绘画稿或者赛璐珞片。

  参观JC动漫博物馆,讲解一定是从水墨动画开始的。《小蝌蚪找妈妈》是以齐白石先生的画作《蛙声十里出山泉》为蓝本的。1960年陈毅副总理参观中国美术电影展览会时,提出期待:“能让齐白石的画动起来就更好了。”之后,上海美影厂以特伟、钱家骏等为首的创作团队从齐白石作品的笔法入手,研究其笔触结构和着色浓淡虚实的关系,经过3个月的反复试验,解决了墨韵技巧的效果,6分钟的水墨动画片段终于宣告成功。这项革新打破了传统动画片完全以单线平涂描绘形体结构的旧模式,体现出了水墨形体的鲜明质感,使焦、浓、重、淡、轻的墨色在动起来之后达到均衡统一而又写意传神的艺术效果,可以说引发了从绘画、摄影到特技等制作工序上一系列的改革。

  将水墨动画推向新高度是《牧笛》。画家李可染和《牧童》的导演特伟是好友,当年特伟带着摄制组在从化出外景时,恰巧遇到李可染在那里养病,两人谈到李可染的水墨画,谈到《牧笛》,兴奋的李可染自告奋勇画了近20张水牛图。1963年,上海美影厂出品了《牧笛》,同年获得丹麦第三届欧登塞童话电影节金质奖,这是20世纪60年代中国动画在国际上获得的最高荣誉。

  国画大师创作的动画作品,实在难得一见,这样的创作方式也难以复制。金城的心愿,就是希望中国能再度出现像《大闹天宫》这样的传世作品,能出现像手冢治虫、宫崎骏这样的漫画大师。“我现在经常去大学里面给油画系、国画系的学生讲课,讲漫画,就是希望这些有油画或者国画功底的学生能画漫画。中国不缺好的画家,出现动漫大师,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5 “我努力做的事是改善原创漫画生态”

  漫画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它通过文字让人们沉浸在不同故事当中,又利用图片让文字的想象变得具体,仿佛读者此时此刻就是故事当中的角色,会跟着主人公的喜怒哀乐产生不同的心理变化。这样的作品要求漫画家需要有丰富的生活经历、严密的知识面累积,不仅要会画画,还要用视觉化的角度介入脚本,让文字内容和视觉呈现不脱节。

  “如今的漫画创作,大多是电脑绘制,创作者渐渐遗忘了有笔尖触感的手绘,这种创作方式虽然快速却让作品缺少温度和感情。”金城说,这是他建立动漫博物馆的重要原因,他认为手绘才具有艺术感染力,从笔端流淌出来的画面更有表现性,因而更具备艺术收藏价值。“动漫创作的规律便是如此,抛开皮克斯、梦工厂那种艺术范儿极强的机构不说,就说迪士尼,本身是一个商业帝国,但每一部片子拿出来都是既有商业价值,也有学术和艺术价值。”金城对于漫画,尤其是手绘漫画的偏爱,从动漫金龙奖漫画奖项大大多于动画奖项上就可以看出。

  金城认为漫画是个体创作,通常由一个人或者以个人牵头的工作室性质完成,而动画是集体创作,动画的评判标准是收视率。“现在的孩子没有选择权,电视播什么,孩子看什么。家长的整体欣赏水平相对较低,目前我们难以为孩子提供引导。只有做强漫画,提升漫画家的能力,才为日后转换成动画提供坚实的基础。针对中国动漫的实际环境,多鼓励漫画创作者是第一位的。所以金龙奖设置上,漫画的奖项多于动画。”

  金城说,自己最想做的事是推动提升漫画家社会地位,为漫画家提供更有利的发展环境。漫画人才地位的提升,直接影响漫画家们能否专心投入到持续创作,继而影响动漫行业的后劲是否有力。

  “当年日本为了让编辑能尽快拿到鸟山明的手稿,专门出资建造连通机场到画家工作室的高速公路。正是因为这份重视,使日本出现了大量家喻户晓的大师级人物,宫崎骏、手冢治虫、高桥留美子……金龙奖一直以来就是为推动产生中国原创漫画大师而设立的奖项,我们设立走红地毯环节,让获奖者光芒四射地领奖,这些都指向一个目标——告诉我们的读者,告诉家长,画漫画不再是什么偷偷摸摸的行为,搞原创动漫更是值得尊重的事情!”

  前几天,首届全国动漫美术作品展览开幕,金城是秘书长兼评委。现场展出近200件优秀作品,这些作品是从1492件投稿作品中脱颖而出的。作者既有漫画名家也有动漫新星,更有众多动漫创作爱好者。其中参展作品《低头人生》曾入选第90届奥斯卡动画短片十强,而作者是名年轻的“90后”,毕业于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目前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攻读硕士。有才华的年轻人加入到漫画创作队伍中来,是让金城特别高兴的事。

  每逢国际漫画节年会和大型漫画节,如美国圣地亚哥漫画节、法国昂古莱姆国际漫画节、非洲阿尔及利亚动漫节等,金城和中国国际动漫节组委会都忙着为中国馆策展。明年2月,中国漫画百年展览也将在比利时展出。金城说,“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把广州打造成世界动漫之城。”

  从青少年时期酷爱连环画、投身连环画创作开始,到打造动漫内容与服务平台,创办《漫友》等多种动漫及文学期刊,倡导设立“中国动漫金龙奖”,树立中国原创动漫评选、嘉奖和推行机制,培养一批原创漫画作者及优秀作品,推动原创漫画走出国门,成功输出版权至世界多个地区,创办动漫博物馆,促成法国昂古莱姆国际漫画节、莫斯科漫画节和阿尔及利亚漫画节设立“中国馆”,受邀担任总策展人,把中国原创动漫推广到世界几个大洲……金城并不是那种一直被幸运光环笼罩的人,三十年的时间里,他碰了很多钉子,走了很多弯路,但对漫画始终不变的牵挂让他从未放弃。“探索中国漫画发展方向,改善原创漫画的生态环境,这是我现在和未来一直会做的事。”金城笑着说,“做这个时代的动漫人,真是命好。”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