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愿做动漫时代的造梦人

2017年12月26日09:24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金城:愿做动漫时代的造梦人

  2 20年前的“文创专家”

  投身到火热的创作中,金城很快发现,连环画成了“大热门”,发行蔚然成风。然而由于题材雷同、画面粗糙、供大于求,连环画热潮在1985年戛然而止。看不到出路的金城不得不中断创作,南下珠三角求职,成为《珠海特区报》的美编。“1985年断代了,当时许多连环画名家像上海的华三川、辽宁的王弘力、广东的林墉等都转行去画国画。如果这一代人仍然在画连环画,中国的漫画如今该是另一番景象。”回忆起当年事,金城感慨万千。

  1986年,香港黄玉郎创办的玉郎机构成为香港第一家漫画上市公司,这让金城非常震撼,原来画画也能成为上市公司!深埋心底的连环画梦想重又燃起,金城回到老家创办连环画公司。但是公司在注册时却遭到工商部门的拒绝,创业失败了……1992年他再次创业,但由于忽略了杂志发行等市场因素,同样没有成功。

  就在这个时期,国外漫画开始大量进入中国市场,欧洲的《丁丁历险记》《蓝精灵》;美国的《加菲猫》《猫和老鼠》;日本的《圣斗士星矢》《城市猎人》《美少女战士》等涌入中国,让中国的青少年惊喜不已。金城敏感地感觉到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1997年,他开始第三次创业,在广州创办《漫友》杂志。

  当时,市场上做漫画资讯的杂志有几十家,金城清醒地意识到要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就要与众不同,就要有自己的特色,金城早就打定主意——做原创。《漫友》挖掘了一批青年漫画家,创办主打文学的杂志《新蕾》,将插画、绘本、青春文学融合到一起,逐渐吸纳了许多优秀作者,如落落、血亮等。这样的设计赢得了很多青少年读者的喜爱。

  “敖幼祥的乌龙院系列就是从《漫友》起步而大获成功的。”金城说自己那个时候胆子真大,“200多本乌龙院铺满整张床,我没有犹豫,把它全部签下。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的,万一砸了,连版税都赔不起啊。”《漫友》版《乌龙院》2003年元旦正式出版,成为连续10年中国发行量最大漫画系列。

  当时出版原创漫画多半是要赔钱的,金城在前两次创业中就是吃了发行不利的亏。有了前两次创业失败的教训,金城在原创内容的市场推广上不遗余力。办杂志不比猫在家里画连环画,骨子里再清高也得出去应酬,金城就带着敖幼祥去全国各地跟发行商喝酒交朋友。

  那时候文化市场的版权意识比较淡漠,经常有盗版出现,《漫友》就连着出版《乌龙院》的大开本小开本,跟盗版抢市场。为了推广原创内容,金城在20年前就成了“文创专家”,买《漫友》的读者附赠原创漫画相关的小贴纸、笔记本、明信片、钥匙扣等,这些衍生产品既吸引人又有宣传效果。

  3 从创建产业链到设立大奖赛

  上世纪末《漫友》发展非常迅猛,一度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漫画杂志,但是金城并没有满足。“我国早期曾经有《大闹天宫》《牧笛》这样优秀的动画片,但是后继乏力,现在国内优秀作品太少了,应该鼓励优秀的人才进入动漫行业。”

  熟悉中国漫画发展历程的人知道,我国的漫画市场一度被日本漫画所占据,即使在日本没有名气的漫画家,在中国都可能大受追捧。中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我们的原创漫画完全可以发展得更好。金城决心打造一个平台,让中国原创漫画发展起来。当时,中国还没有漫画产业链,金城摸索着自己建立,从组织作者创作,到出品,再到发行,让漫画家不用自己费心就可以实现市场价值,这就是金城创办的“漫友文化”。

  漫友文化一方面引进日本漫画之父手冢治虫作品《我的孙悟空》《铁臂阿童木》版权,同时积极引进港台地区的优质漫画资源,包括蔡志忠典藏国学全彩漫画系列,另一方面主动培育国内漫画人才。2004年,漫友文化创立中国动漫金龙奖,每年投入百余万元,鼓励优秀作者。将“动画”和“漫画”结合并称“动漫”,金城是想让漫画搭上动画的车,希望国家重视漫画。

  每年的中国动漫金龙奖就是二次元的盛会,一组组作品展现眼前,有的笔触清新,有的格调幽默,有的让人会心一笑,有的令人笑中带泪。和其他评委一起评选作品是金城最开心的时候,每当看到年轻画家带来的惊喜,金城都是既感慨又欣慰。

  已经连续举办14年的中国动漫金龙奖,在业内有“华语动漫奥斯卡”之称。金城说,设立这个奖,就是希望能将有潜质的新人挖掘出来,BENJAMIN、阮筠庭、姚非拉、猪乐桃、寂地、客心、丁冰、SHEL、王小洋、于彦舒、韩露、朱斌、十九番、CHRY等数十位漫画家,就是“漫友文化”通过金龙奖等方式开发出来的。“漫友文化”长期合作的漫画家已有300多人,他们创作出了很多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作品,其中夏达的《子不语》获得“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首届动漫奖”;聂峻的《向日葵男孩》与阿梗、寂地的《踮脚张望》获得“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第二届动漫奖”;杨笑汝的《在雨歇处等我》和左小翎、壳小杀的《南烟斋笔录·花间意》等多部作品入选“原动力中国原创动漫出版扶持计划”……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