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世界眼光丈量中国动画创作 挖掘传统文化的普世情感内核

和海佳

2017年12月06日09:27  来源:未来网
 
原标题:用世界眼光丈量中国动画创作 挖掘传统文化的普世情感内核

  “以前有句话叫‘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中华文化屹立于世界之林,民族传统文化也属于世界,中国动画既要表现全世界观众所共通的普世情感,让人亲切,又具有中华民族的文化声音,和而不同。”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副教授马华近日在“根植传统文化,中国动画如何走向世界”动漫行业研讨会上表示,面对当前海内外动画市场的发展趋势,中国动画创作者要讲述全世界观众关心的故事,“动画所表现的传统文化不是博物馆里让人瞻仰的高雅艺术,要挖掘传统文化中让观众亲切,感觉接地气的内容。”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副教授马华。未来网记者 丁君朋摄

  中国动画人要为世界观众拍片 传递传统文化的亲切感

  “中国属于世界的一部分,我们要树立自己的动画精品与创作理念,中国动画才有走出去的可能性与价值。”马华表示,自己曾跟国内热映的美国动画片《寻梦环游记》主创团队艺术交流,“在他们的观念里,虽然《寻梦环游记》讲述了一个墨西哥男孩的故事,但这部片子他们不是专门拍给墨西哥观众或者美国观众看的,他们告诉我希望拍一个全世界观众都想要看的故事,在设计动画片的时候,他们就在找全世界观众会关心的故事内容,运用墨西哥的文化载体去进行外在表现。”

  马华认为,任何动画创作要回到作品本身,“当我们谈到根植传统文化的中国动画如何‘走出去’这个命题的时候,对国内创作人来说,我们要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同时我们来自‘地球村’,也是世界的。”

  马华告诉记者,在《寻梦环游记》中,当他看到该片主人公和家人鬼魂重逢的情节场景不禁感动,“这和中国人在清明节时对家人的思念情感一脉相通。今天提倡树立文化自信,当有一天国家成为经济强国,中华文化成为强势文化,民族的文化之光自然会像电视塔传递信号一样辐射出去,文化的生命力和渗透力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自发的力量。”

  马华认为,从1998年的动画片《花木兰》到2008年的动画片《功夫熊猫》,十年间变化巨大,欧美创作者对中国文化不再是表面上的猎奇心和居高临下的审视心理,“在《花木兰》时期,他们运用中华文化作为点缀进行西方动画片创作,对中国文化的世界推广起到了很强作用。但是到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世界把目光都投向中国,除《功夫熊猫》还有《功夫之王》和《木乃伊3》,其变化之大在于西方动画创作者开始关注中国文化中深层次的东西了。”

  马华对《功夫熊猫》中乌龟大仙临终时羽化归仙的情节记忆犹新,“我第一次在西方动画片中看见主人公离世时会在花瓣中间消失,美国制作团队把东方想象用美感的形式体现出来。这十年的变化在于西方动画创作者的创作心态和格局,他们真的是为中国拍动画片么?不是,他们是给世界拍的。”

  “因为中国的强大,西方创作者对中国文化的关注和研究明显加深了。”马华称,中国有茶文化、酒文化,“但我们用动画片跟孩子对接的时候,有没有去进行文化挖掘,我们不能把传统文化摆在一个很庄重的文化载体的位置,这样的东西没有亲和力与亲切感,就像《环游世界》中的墨西哥亡灵文化蕴含了温度和情感,恰恰我们的动画片很少挖掘传统文化中这种有温度的东西,我们更多的只是强调传承传统文化的责任使命。”

  “根植传统文化,中国动画如何走向世界”动漫行业研讨会。未来网记者 丁君朋摄

  中国动画要树立文化自信 不盲目“跟风”好莱坞创作

  “从创作方面讲,我们有时候不够文化自信,中国动画创作有跟风扎堆的现象,当一个好莱坞动画大片火了马上就全跟上去,这体现创作者不够文化自信。”马华表示,一边中国动画人要在传统文化上扎根,吸收创作养分,一边要用灵活开放的心态去接受国外的优秀创作,“我们要和当下观众对接到他们所热衷的东西。”

  “青少年喜爱的动画片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不是我们来说的,也不简单是网络数据来说,而真的是孩子们自己最关注的东西。有时候是,我们只做我们认为对他们好的动画片,孩子们反过来却不买账,这种情况非常尴尬。”

  以英国动画片《小猪佩奇》为例,马华表示,优秀的动画片首先是接近孩子内心世界变化的,具有普世的情感诉求,“我女儿去看牙医的时候,我发现女儿和牙医的沟通跟《小猪佩奇》中的佩奇看牙医时的剧情有很多暗合的地方。其实一部动画片在创作时候,不要从太成年人、太高端的角度去设计内容,而是要多贴近小朋友的内心感受。”

  “好的作品能成为IP剧,但不是所有作品都能成为好的IP剧,但当所有东西都想要成为IP剧大红的时候,我们要回归到作品本身的温度以及它能承载的文化厚度上来。”马华表示,《寻梦环游记》虽然文化背景发生在墨西哥,但是观众看到的是一个关于亲情和家庭的故事,这些普世情感在不同文化背景下融汇相通,“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和而不同,我相信中国动画作品会越来越好,被更多世界观众所接受。”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