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杀”游戏火爆背后的商标权之争

2017年08月30日13:50  来源:人民网-游戏频道
 

人民网北京8月28日电 (记者沈光倩)“天黑请闭眼,杀手请睁眼……”逻辑推理游戏“杀人游戏”从1999年起逐渐成为年轻人聚会必不可少的项目之一。

近几年,这句经典的开场白渐渐被“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所替代。2017年,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杀人游戏的井喷,也成为游戏行业创业与投资的新风口。其中,“狼人杀”三个字更是成为了2017年上半年游戏行业的关键词之一,形成了线上的大爆发。

“狼人杀”因何火爆?

2017年3月,“狼人杀”的百度指数超过了6万,达到历史最高,其中移动端指数趋势远远高于PC端。现在,打开App Store热门搜索,“狼人杀”仍然高居热搜第二位,仅次于腾讯的《王者荣耀》。是什么让一款已经存在近10年的桌面游戏出现了从线下到线上的逆袭呢?

“狼人杀”百度指数趋势图

2015年6月,战旗TV推出了一档电竞真人秀娱乐节目《Lying Man》,每期邀请多位电竞明星参与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杀人游戏,“狼人杀”的关注度由此开始提升。

2016年,熊猫 TV 和马东的米未传媒分别上线了电竞真人秀《PandaKill》和《饭局的诱惑》,后者邀请众多明星嘉宾、《奇葩说》选手一起参与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杀人游戏,节目第一季在腾讯视频的总播放量累计超过五亿。“饭局的诱惑”热播与“狼人杀”的百度指数增长密不可分。

在直播平台和综艺娱乐节目的推动下,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杀人游戏一下“爆红”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各类自诩为“狼人杀”的手游迅速引爆市场。从纯语音,到语音+视频各种形式的App,粗略一数,也有数十款之多。

目前App Store 免费榜排名靠前的有《狼人杀》、《饭局狼人杀》、《天天狼人杀》等。今年3月,上海假面科技公司的《狼人杀》App获得数百万元A轮融资,公司估值过亿元;狼人杀(海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5月份获得千万元天使投资;欢聚时代旗下《欢乐狼人杀》也获得了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狼人杀”的融资消息今年上半年一直未间断。

“狼人杀”一下子成了综艺节目、游戏公司、直播平台乃至投资机构的宠儿。然而在一片繁华背后,因“狼人杀”而产生的无序竞争、侵犯知识产权和商标权的行为日趋明显。在厘清相关纠纷之前,我们先要了解“狼人杀”的历史到底是怎样的。

“狼人杀”从何而来?

想知道“狼人杀”从何而来,先来看看“杀人游戏”。1986年,莫斯科大学心理学系的迪米特里·达维多夫发明了一种警察与杀手互猜身份的游戏,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杀人游戏”。“杀人游戏”从一开始就只有核心规则得到了确定,本身是一款开源游戏。

1990年以后,“杀人游戏”逐渐传播到了欧洲,随后到了美国,在每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都根据各自文化背景“演化”出了新的内容。

1997年,美国人安德鲁·普洛特金将“杀人游戏”与美国特有的“狼人传说”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最早的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杀人游戏(以下简称:狼人游戏)。“狼人游戏”在“杀人游戏”的基础上增加了许多新的角色,赋予了更多的游戏性。在此之后,众多桌游设计公司纷纷开发出自己的“狼人游戏”。法国公司Asmodee推出桌游《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Looney labs出品《Are You a Werewolf》;意大利桌游公司Davinci出品的《Lupus in Yabula》等等。虽然游戏规则、主题都差不多,但游戏名字和角色的美术风格都有各自的特色。

说到这里,“狼人游戏”和“狼人杀”又是什么关系呢?据了解,“狼人杀”是由北京大魔王桌游俱乐部在2009年出品的一款“狼人游戏”,并且于2010年申请了注册商标,属于狼人游戏的一个特定桌游产品。“狼人杀”在国际通用规则上增加了很多更适合中国玩家的角色形象和玩法,如炸弹人等角色。因此,“狼人杀”本身并不是同类型游戏的通用名称。事实上,游戏市场上也存在有大量的“狼人游戏”并不以“狼人杀”为名,如重庆海游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手游《推理学院》等。

大魔王出品的桌游“狼人杀”

2015年,游星(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对北京华彩天成数字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旗下大魔王桌游俱乐部的“狼人杀”品牌进行了全资收购,而后委托西安云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2015年底就着手“狼人杀”的游戏改编和开发。西安云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同年成立了全资子公司“狼人杀(海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专注运营“狼人杀”官方系列产品的开发。

对于“为什么会想到拿狼人杀授权”,西安云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阴永珂表示:“这和公司的发展基因密切相关,公司研发《三国杀》类型游戏已经长达5年,新版的《怒焰三国杀》就是我们研发的。当初准备做《狼人杀》这款游戏的时候,公司首先考虑到的是知识产权的归属问题,因此委托第三方专业的知识产权机构协助我们完成了‘狼人杀’整个品牌的梳理,并在2015年10月游星(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对北京华彩天成数字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旗下大魔王桌游俱乐部的‘狼人杀’品牌进行了全资收购。”

2015年获得“狼人杀”品牌授权后,西安云睿就通过互联网和微信公众号开展了“狼人杀”游戏的推广,一年时间内发展了150万线上用户,培养了1万多名线下法官,总共有1000多万人次参与了游戏。西安云睿还计划对“狼人杀”进行IP化运营,从小说,影视,甚至线下实体店等多方面立体化去打造和完善“狼人杀”IP。

由此可以看出,“狼人游戏”可以说是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杀人游戏,但是“狼人杀”并不是这类游戏的通用名称,也不是“无主之地”。

“狼人杀”商标权之争

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随着市场规模与用户数量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游戏市场尤其是手游市场,与此同时,商标争夺及侵权案件亦随之大量出现。

目前在手游市场,一些公司利用手游生命周期短、诉讼周期长、侵权成本低的特点,通过商标侵权、游戏“换皮”等方式大肆蹭爆款游戏的热点,维权公司通过发侵权告知函、行政投诉、司法诉讼等方式,时间长、成本高。例如,金庸武侠作品曾经在游戏行业刮起手游维权风暴,经典游戏《捕鱼达人》也曾陷商标迷局。抄袭、擅自使用无版权作品、不明确的商标归属等都会引发诉讼混战,极大地消耗游戏公司的人力物力,最终影响公司的未来发展。

阴永珂介绍,“狼人杀”作为一款桌游的特定名称,由北京大魔王桌游吧所属的运营管理公司北京华彩天成数字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于2010年在第28类商品上申请注册了第8261275号“狼人杀”商标,并于2010年9月28日在百度百科创建了“狼人杀”百科词条,给“狼人杀”架构了一个新的世界观。桌游的电子化改编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必然趋势,苹果的应用商店专门设置桌游类别,目的就是鼓励桌游的电子化改编。桌游在某种程度上也属于出版物的一种,就像一部小说,如果要改编成电影必须要先获得改编权。因此公司在2015年确定“狼人杀”的版权归属后就争取获得了正式合法授权,而随着合作的深入,公司又启动了品牌收购程序。

通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的网站查询得知,华彩天成注册的第28类商标已经转移到游星(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名下,核准使用在“麻将牌;木偶;拼图玩具;棋;棋类游戏”等商品上。2016年4月12日,游星公司又提交了第35、16、41、42、9类的商标申请。截至到目前,网站上关于“狼人杀”的商标申请可以检索到62项,涉及公司12家,游星公司关于“狼人杀”的关联商标总共申请了有20多项,围绕“狼人杀”的商标抢夺已经进入白热化。

最早注册的第28类“狼人杀”商标从2017年3月开始,被申请“撤销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7次,申请“无效宣告”3次,目前处于“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狼人杀”在第9、41、42类的商标申请尤为激烈,这也正是和游戏行业密切相关的。第9类为“计算机游戏软件,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商品;第41类为“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第42类为“计算机软件设计、网站服务”。

阴永珂表示, 2017年初,“狼人杀”在资本和市场的推动下爆火后,公司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维权。由于多家“狼人游戏”的命名中包含“狼人杀”文字,导致“狼人杀”商标出现泛化迹象,目前公司正在积极通过发函和向平台投诉等方式向多家游戏运营方和平台方主张“狼人杀”的商标权利,现阶段取得的成果包括与部分游戏运营方达成授权和解,以及向苹果商店申诉下架了七八款侵权产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中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允天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许燕妹对于此类情况表示,从“狼人杀”游戏的命名由来和发展沿革可以确定的几个基本事实,即“狼人杀”并不是狼人游戏的通用名称,在第28类棋牌商品上有相对稳定的商标权利,在第9类、41类的在线游戏相关软件和服务上也有在先使用,“狼人杀”商标与西安云睿公司的游戏卡牌及在线游戏之间存在合法的对应关系。尽管商标注册的类别存在差异,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狼人杀”桌游与手游在游戏内容上的对应及当前桌游的电子化改编的普遍化,线上与线下游戏相关商品/服务类别的关联程度较高,使用“狼人杀”的手游仍存在与同名桌游混淆、侵权争议空间。虽然由于综艺节目、直播平台的推动下造成“狼人杀”游戏的意外火爆及部分泛化使用,但该游戏名称尚未泛化成狼人游戏的通用名称,且权利人并不存在怠于维权的情况,也在切实通过维权不断实现品牌的重新巩固。因此目前要定论“狼人杀”在线上游戏上并无商标权利和权利人恐怕还为时尚早。

游戏市场侵权案件频发,一方面是因为游戏市场利润巨大有足够吸引力,另一方面是因为目前对游戏侵权认定的模糊性和困难性。游戏侵权手段多样化且具有隐蔽性,往往涉及到侵犯权利人对已有作品的著作权、商标权或以不正当竞争等手段损害正规公司的合法权益。在国家与泛娱乐行业日渐重视知识产权的时代大背景下,当前游戏市场中的参与者随时会面临知识产权的挑战:权利人如何合法维权、如何确定权益边界、竞争者以何种姿态参与竞争、如何回避风险等等,都是值得慎重考量的问题。处在风口上的“狼人杀”的商标之争,相信也会为游戏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提供新的法律范本。

(责编:杨虞波罗、沈光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