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院老师领衔的团队手工打造各种道具,再拍成一部部动画片

定格动画网上热播,引来几波创投

通讯员 倪慧娟 毛诗吟 记者 张云山

2017年07月13日08:36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定格动画网上热播,引来几波创投

  翁劼在他的工作室

  去年开始,不断有影视公司、动画公司和创投的人,光顾美院边上的一栋排屋。在这个安静的小区里,美院老师翁劼跟他的13个小伙伴,在做一件很酷的事情——定格动画。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手工打造人物和场景道具,再用逐帧扫描的技术拍成动画片。他们拍摄的《风中之塔》拿奖拿到手软,《风雪山神庙》、《聂隐娘前传》、《大唐李白:少年游》等也在网上热播。相对冷门的定格动画,能够吸引到这么多投资人的关注,翁劼却回绝了这些投资人伸出的橄榄枝。“我们拿别人的钱干什么,现在还没想清楚,也许还没找到合适的投资人吧。”翁劼对自己做的定格动画感到很骄傲,专注于动画的艺术和审美,如何赚大钱还没在他们计划之中。

  10厘米高的“戚继光”木偶

  花两个半月才能造出来

  1984年出生的翁劼做定格动画已经8年,现在的工作室位于中国美院象山校区附近的一栋排屋里。打开大门就是一片黑幕布,里面四盏大灯照着中间的一座“山丘”。山丘上除了几块巨石,还有一些长着红色果实的“仙人掌”,山丘下一个毛茸茸的玩偶,正在有8个轮子的“船”边搬运行李。“今天下午拍了31帧了,争取把这个场景拍完。”戴着帽子的动画师一边摆弄着玩偶,一边按一下快门。这一天正在拍摄的是一部儿童动画,完工后将会在各大视频网站上放映。

  定格动画不是画在纸上再拍出来,而是先用实景拍摄,再后方视频加工而成。穿着一身蓝色短袖的翁劼,随手拿起一台iPad Pro就用笔飞快地画起来了。他画了一个玩偶形象,再在后面加几笔风,画出飞的感觉,画上石头和船,又加了草地,随手扔到工作群里,再画下一张。翁劼说,iPad Pro用起来很顺手,图片就是他的剧本,几十张图片一组,基本就能把一小段故事讲明白,动画师也懂得我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画起来比写字还要快。在做《风雪山神庙》时,水浒里只有短短三行文字表述,他硬是做成了十几分钟的动画片,把林冲的英雄气概拍了出来。

  作为美院毕业的高材生,翁劼还有一个特殊才能,就是只要看过的电影,几乎所有的镜头都会记在脑子里。他说定格动画能体现视觉材质感,像毛茸茸的玩偶,即使普通的3D也没法做到跟定格动画一样的手工感。

  在布景的“山丘”上,大到“巨石”,小到玩偶的腰带,都是翁劼团队手工打造的。在地下室,一个80后的小姑娘正在给“戚继光”制作铠甲。“明朝的铠甲也分几十种,刀也分好多种,做一个‘戚继光’玩偶要花两个半月。”她给“戚继光”找的锁子甲都是从服装师专营店买来的,刀也是参照了苗刀的样式打造,头盔的羽毛也会抖动。翁劼拿出iPad Pro,演示了“戚继光”的10秒短视频,几乎是一个真人在挥刀左劈右砍。“这个定格动画将用在纪录片《戚继光》里,讲述抗倭英雄的故事。”

  这样一个10厘米高的“戚继光”玩偶花了多少钱呢?“不算人工,材料费也花了几千元。”这个玩偶不仅样子逼真,各个关节都能拟态活动,连脚面都可以翻转。几乎所有的玩偶都是团队自己打磨出来的,因为从国外买一个模型,动辄上万,功能还不一定好,对于创业者来说,是一笔大开销。

  边上的另一个小姑娘正在造一个山丘,锅盖一样的底模上,她一层层地刷成土黄色,再把一块块的“石头”砌在山上,还要种树。前面拍摄的各种动画片,模型都是在这个40多平方的地下室里手工打磨出来的。边上的格子间里,堆了50多种布。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果盘,里面有虾干、榴莲、苹果、橘子等,都是手工用泥捏出来的。各种人物泥偶也摆在墙边,材料多数都是翁劼从美国买来的。

  动画只能保本,盈利靠衍生品

  做定格动画其实挺烧钱

  翁劼现在是中国美院动画系老师,他高中喜欢画油画,在美院读的是雕塑系。他的雕塑作品,跟同学们的不太一样。同学们做大雕塑,常有三米高。他做的雕塑作品往往就指甲盖儿那么大。导师觉得他的雕塑有灵气,可就是不像雕塑,就让翁劼转陶艺系。

  在陶艺系时,翁劼自己做过一个下颌关节,用橡皮泥糊上皮肤和嘴唇,下颌关节就可以动,做出唱歌的口型,挺另类。小时候他对《神笔马良》、《镜花缘》、《阿凡提的故事》等动画很入迷。“阿凡提或者马良,你会发现他的动作不连贯,很机械,跟现在流行的动画比落伍了。”他的第一部作品《风中之塔》,就是他中国美院研究生时期的学生作业,当时没有想到赚钱,家里人给了一万,花完了,再给五千,又花完了。最后终于推出,一炮打响。翁劼说,他第二部作品《风雪山神庙》在视频网站的点击量突破2000万次。2015年,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杭州润物定格工作室,有自己的学生,也有欧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一共14个人,想要做出一部“世界级的定格动画长片”。

  做定格动画其实挺烧钱,翁劼想要买一部数控移轴的轨道,看了好久下不了手。为了能把定格动画做好,他们也接商业宣传片,包括某大牌食品动画宣传片。从2015年开始,他们朝着网剧和大电影的方向在努力。由于定格动画从人物到道具再到布景,都需要手工一点点搭建出来,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慢工出细活,我们想做精品,但现在的电影市场都想赚快钱,没多少人愿意慢慢等你的精品。”

  2014年开始,国内的电影市场井喷,各大视频网站的自制剧也迎来了好时候。翁劼他们制作的一系列定格动画作品,也在各大网站上热映。“其实网站广告分成只能解决我们温饱,我们还想做动画后市场。”在一楼的拍摄场边上,翁劼随手拿起一个玩偶,玩偶有很多衣服,有很多背包,如果这部动画热映,这些周边产品都可以成为盈利点。

  “去年开始来找我们的很多,包括电影公司的,动画公司的,创投机构,都想着给我们钱拿走股权。”翁劼说,最后没有发现特别志同道合的,现在他暂时不想融资,只想跟小伙伴一起,给玩偶缝衣服、组装骨架、创作人物形象。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