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颁证游戏调查:9岁女孩口袋装“色狼证”

沈洋 郑天虹

2017年05月08日10:09  来源:半月谈
 
原标题:小学生颁证游戏调查:9岁女孩口袋装“色狼证”

  “色狼证”“泡妞证”“流氓证”“黑社会证”……种种措辞不避色情暴力,令人难以直视的“证件”卡片,如今却成为部分小学生手中的玩具,令众多家长为之心焦,有识之士为之忧虑。

  9岁女孩口袋装着“色狼证”

  刘女士的女儿今年才9岁,在江西省上饶县一所小学上四年级。一次洗衣服的时候,刘女士无意中在孩子衣服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印有“色狼证”的小卡片。

  半月谈记者看到,“色狼证”可以贴照片,附有文字说明——“兹证明某某同志因调戏美女、丑女、未成年少女以及中老年妇女手段高明,手法新颖,通过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下面还加盖“色狼办公室”印章。

  这种卡片让刘女士很是担心。她从和女儿的交流中得知,女儿所在学校最近流行起一种游戏,同学之间互相颁发此类证件取乐。刘女士的女儿说,很多小朋友的书包都装了一大把“证件”,课间相互颁证取乐,你给我发“色狼证”,我就给你发“泡妞证”。有人还暗中发证,拿出一张空白的证件,填上同学的名字,悄悄放进同学的书包里,然后再故意翻出来给大伙看。“‘色狼证’适合给孩子们当玩具吗?为什么就没人管呢?”刘女士为这种游戏的低俗气愤不已。

  恶搞颁证游戏侵入小学校园

  无独有偶,广东中山石岐第一城小学附近的小卖部曾遭投诉,诸多让人目瞪口呆的“证件”在此发售:“网恋许可证”“逃学证”“泡妞证”……照片粘贴处,姓名、性别填写栏一应俱全。

  广州的一名三年级女生告诉半月谈记者,前段时间有名同学往她书包里塞“黑社会证”被她撞见,那“证件”上写着她的姓名、性别,还在照片处画了个狗头。担心同学嘲笑,她偷偷把证件撕了。上饶一名四年级男孩说,他被同学“颁发”了“色狼证”,为“报仇”他买了“流氓证”回赠给同学。

  刘女士说,孩子们年龄小,对很多问题还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玩这样的游戏很容易被误导。如果长期处于这种不良文化氛围中,他们的身心健康势必受到危害。

  “商家缺乏社会责任感,如果学校和家庭再对此不以为怪、听之任之,孩子的好奇心会被引向邪路。”广东省政府教育督学、广州市教育研究院教育发展研究室主任李伟成说,小学生对社会文化中的糟粕还缺乏辨别力,如果他们的成长环境缺乏必要引导,很可能会形成低级的审美情趣,甚至错误的价值观。

  校园周边环境须严肃整顿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这类证件起初是成人在网络上用以调侃、恶搞的“礼物”,各种名目如“光棍证”“死不要脸证”“色狼证”“少女杀手证”“忽悠证”,不一而足。然而,不良商家却向未成年人群体售卖,还开发出针对学生的门类如“逃学证”“学渣证”等。

  除了在学校附近的小卖店、小文具店出售,这些“证件”还可以轻易从互联网上获取。半月谈记者在百度输入“色狼证”,发现很多网站都提供在线制作此类恶搞证件的模板,输入姓名、年龄,上传个人头像,马上生成一份电子版“证件”,只需连上打印机,就可以轻松印制出售。

  售价低廉,易于获取,这是所谓的“颁证游戏”得以在小学流行的基础。李伟成认为,相关部门要加强校园周边文化环境整治,不要让低俗不堪的玩具、游戏等侵蚀青少年,毒害未成年人稚嫩的心灵。南昌大学附属小学红谷滩分校教师陈为辉说,一方面学校和教师要加强管理,一旦发现有学生玩这类颁证游戏,须及时制止,并善加疏导;另一方面,家长也要关心孩子们课后的动向,以防他们聚在一起玩这类游戏。(半月谈记者 沈洋 郑天虹)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