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绒业卷入1.2亿出口骗税案 盛大私有化“三国杀”难止

夏子航

2016年06月30日15:12  来源:上海证券报
 
原标题:中银绒业卷入1.2亿出口骗税案 盛大私有化“三国杀”难止

  当年曝光的案件在今年终有眉目。

  上证报2013年9月刊登《中银绒业骗局》、《皮包公司炮制外销骗局内销客户隐匿裙带关系》报道两年后,中银绒业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马生国于2015年2月辞职,当年10月因涉骗取出口退税向公安机关投案。虽然今年当地检察机关已提交起诉书,但时至今日,中银绒业、马生国涉嫌骗取出口退税一事却始终未见诸公告;此外,2015年12月,马生国还涉嫌合同诈骗被银川市公安局立案侦查。中银绒业则至今仍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之中。

  按规则,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因涉嫌犯罪正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无法进行重大资产重组。这基本堵死了中银绒业争抢盛大游戏“回归盛宴”的路径。

  而在当前僵局下,中绒集团、砾系基金、银泰集团仍在就盛大游戏私有化一事鏖战,后者私有化的进程则一拖再拖。

  涉嫌骗取出口退税1.2亿

  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检察院今年提交的起诉书显示,2012年至2013年期间,时任中银绒业副总经理、深圳分公司总经理的郑宁(另案处理)与广东汕尾人林辉斌合谋利用中银绒业的出口资质骗取出口退税款。

  广东汕尾人林辉斌2015年2月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罪遭刑事拘留,2015年12月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罪被批准逮捕。

  司法机关文件显示:时任中银绒业副总经理郑宁与中银绒业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马生国商议上述事宜,马生国同意以中银绒业的名义,与东胜国际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东胜国际”)等11家公司签订489份虚假购销合同。

  有了虚假购销合同,中银绒业的“出口收入”也就有了。

  在中银绒业年报里,东胜国际并不陌生,2012年年报中,两家香港大客户入局,分别是贡献1.16亿元收入的第三大客户中国数码和贡献9157万元收入的第五大客户东胜国际;2012年半年报,中银绒业前五大客户中,唯一的境外客户是贡献7535万元收入的群泰国际商贸有限公司。

  司法机关相关查证资料最终证实,东胜国际所谓的购销合同不过是骗取出口退税用的虚假合同。

  据了解,2012年至2013年期间,在中银绒业与东胜国际等11家公司签订489份虚假购销合同后,广东汕尾人林辉斌安排相关涉案人购买外汇,先转入东胜国际等公司的账户,后转入中银绒业公司账户,中银绒业再以支付原料款的名义转至旗下全资子公司——宁夏中银绒业原料有限公司,再经宁夏中银绒业原料有限公司账户转至杨贤成等个人账户,中银绒业副总经理郑宁安排财务人员于当日或者次日再转回林辉斌指定的个人账户,从而完成虚构与虚假购销合同的资金往来流程。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中银绒业再将资金从体内转出转回涉案人过程中,负责“过桥”的杨贤成正是中银绒业的又一关键人物。中银绒业长期向自然人采购大量羊绒等原料,这也是各方质疑的重点。2009年,中银绒业向杨贤成采购金额达到1.39亿元,占总采购额的17.3%,杨成为公司第一大供应商;2010年,公司再向杨贤成采购9128万元,杨为第二大供应商。同年,中银绒业还向自然人杨小春采购1亿元。

  做假“做全套”。在走完虚假交易的资金流转的同时,相关人员以中银绒业的名义委托深圳市顺安通物流有限公司等33家公司向海关申报出口,非法获取盖有海关验讫章的出口货物报关单。

  合同“签了”,资金“付了”,货物“出口了”,假报出口得以完成。于是,中银绒业用非法获取的出口货物报关单等材料申报出口退税,经司法会计鉴定,共计骗取出口退税款1.2亿元左右。

下一页
(责编:沈光倩、毕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