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游戏_最权威中文游戏网站>>业界动态

低俗现象困扰网络 底线为何频频被突破

2015年04月23日09:4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低俗现象困扰网络 底线为何频频被突破

  国家网信办部署新一轮“净网”行动,文化部整治关停十家暴恐色情动漫网站,微信宣布打击整顿涉嫌淫秽、色情及低俗等信息……最近这段时间,政府部门和互联网企业都瞄准了同一个问题——网络低俗化。

  日前,记者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获悉,去年全年关闭查处淫秽色情等各类违法违规网站2200余家,关闭违法违规论坛、博客、微博客、微信、QQ等各类账号2000多万个,清理各类违法有害信息逾10亿条。同时,北京市互联网举报中心指导千龙网、新浪、搜狐、网易等35家北京属地网站建立了本网站举报中心,并开通本网站24小时举报电话及举报邮箱。分析人士指出,打造社会化的治理体系,是整治网络低俗化的关键之举。

  透视

  低俗现象困扰网络

  4月20日,一组“中国第一支女子拆迁队”的图片在网络引起关注,照片中5名年轻女子仅穿胸衣内裤,戴着头盔,手持铁锤、泥铲等工具到一处拆迁工地拍照。据悉,她们是游戏模特,应邀到一处废弃的拆迁工地拍摄游戏宣传照。对于这组火辣照片,网民似乎不太受用,“炒作得让人恶心,以低俗为荣的人最可怕”;另有人呼吁相关部门应整顿歪风:“把这些低俗炒作禁掉才是硬道理。”

  一款名为“滴滴打人”的App最近引爆网络。该软件的介绍显示,找到的“打手”中有退伍军人、职业拳击手、健身教练、小混混等,价格从优。其实“滴滴打人”并非网传的“约架”平台,而是同城互助。有律师表示,使用“打人”作为名字本身就是违法的。如有人利用该软件促成打人事件,除了打架斗殴的发布者和参与者外,软件开发者也应承担相应责任,因为其为违法犯罪提供了便利平台。

  近日,加多宝发起#多谢行动#,在微博上与网络大V@作业本进行了一条关于“烧烤”的互动,被指侮辱革命先烈,遭到众多媒体、组织与网友集体讨伐。网友认为:“加多宝找作业本这样曾经侮辱先烈的自媒体账号做网络营销不合适。为了逐利,难道底线都可以不要吗?这样的营销是可耻的”。有媒体微博评论指出,企业的营销策划,不可以违背核心价值,不能挑战社会道德价值底线。4月18日,加多宝授权媒体发布道歉,称已经删除相关海报,并向网友致歉。

  这些案例并非个例。微信朋友圈里的粗鄙言辞,新闻网站上的低俗标题,视频直播网站里的大尺度表演,微博上大V爆粗口……网络低俗化内容给人们带来很多困扰。网络低俗化何以泛滥?又该如何有效整治?

  探因

  底线为何频频被突破

  “需求决定产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天性中间还是有一部分对于这种信息的需求,这是难以避免的。”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陈昌凤认为,为了迎合,甚至是诱导人们产生这些需求,一些人就在网上生产传播低俗内容。“博出位、拉影响,从中获取利益是起决定作用的”。

  “有的网站故意传播暴力色情等低俗内容,有的网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到了也不删不管。因为这样可以带来很高的点击率和很大的流量,能够为网站吸引人气和广告商”。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王君超认为,这里面有网络平台管理者的责任。

  有人有需求,有人去迎合,低俗化内容自然就出现了。而网络自身的媒介特性则加剧了这种低俗化趋势。在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看来,一方面网络的匿名性让人们放低了底线,另一方面网络不像传统媒体有那么多把关人。

  “传统媒体也有低俗的可能,但是它有很多专业把关人。互联网上的信息很多并不是专业人士发布的,没有把关人帮助一般用户去过滤。”陈昌凤表示。

  王君超分析说,网络存在分散化的传播特点,每个用户都可以生产内容并传到网上。同时,有些网站的管理是粗放式的管理。这样,虽然提高了网民给互联网贡献内容的积极性,但也导致一些暴力、色情以及不雅不敬等低俗内容混杂其中。

  在这些网络低俗化内容面前,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未成年人。陈昌凤指出,“未成年人判断力毕竟有限,好奇心也比较强,尤其是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或者没有看到过的东西。”

  “从传播效果的角度来说,低俗化的网络内容会引发一些不良的情绪。”王君超表示,“对年龄比较小的、心智还不太成熟的人,色情暴力等低俗化的内容对他们的行为方式和心理都有很大影响,会产生负能量,甚至会引发犯罪。”

  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从产业的角度分析说,网络上低俗的东西大量存在并且能够产生很大的利润,高雅的东西就会被边缘化,最终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好的互联网服务、好的互联网内容被排挤,造成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度下降。

  “从社会的层面来说,人们获取信息和服务都越来越依赖于互联网。”方兴东指出,“网络低俗化对社会民众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潜在的负面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求解

  网上也需“业主委员会”

  方兴东认为,部分网民的需求和一些商业化的迎合,天然地会把互联网引向低俗化。在这种情况下,“假如我们的治理机制不变,互联网肯定会越来越低俗化。因此,只有我们的治理能力提升得更快,才能让整个网络空间好转。”

  “尽管涉及网络的法律法规也有不少,但我国目前还缺少专门的网络法律。”王君超认为,这可以形象地称为“网络与法律的断桥”。“要加强对互联网的管理,要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必须有法律的护航。希望有关部门加快互联网立法进程,让法律更好地为互联网发展、为保障公民在互联网上的合法权益保驾护航。”

  “一方面,需要从法律法规方面进行明确规定,另一方面也要建立网民自律。”张颐武举例说,比如在网上不说不得体、带有下流低级意味的话。同时,网络社区也要有群体自觉和规范。“比如一个人在网上老说不得体的话,大家就都不带他玩儿了”,张颐武说。

  在王君超看来,新浪微博“善治”的管理方式值得借鉴。“它发动普通网民和专家学者进入微博社区委员会,接受普通用户的投诉,并进行判定和调解”。王君超表示,这既区别于网络平台自己管理,也不是互联网管理部门直接管理,而是发动微博用户进行自我管理,“有点像小区的业主委员会”。

  王君超认为,这种管理模式可以称为“网络善治”。在他看来,网络从“管理”到“治理”到“善治”是三个不同的阶段。当下要面对新的情况调整治理思路,寻找“使网络空间清朗起来”的善治之道。

  方兴东对此表示认同。他指出,在网络治理方面,政府传统的理念是单靠自己就能搞定。但是在网络空间里,人们违法违规成本很低,政府处理的成本却很高。“单靠政府方面的单一手段,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方兴东说,“我们的治理观念、治理模式,要有一些根本性的转变。”

  “要形成一个社会化的治理体系,包括网民、互联网公司、学术共同体、非政府组织等各方面都应积极参与进来。”方兴东表示,这是未来网络空间能否长治久安、走向清朗的关键。

  网络“低俗症”

  症候一

  标题出格 言辞粗鄙

  打开微信,恶俗“标题党”并不少见。《这帮姑娘不穿衣服怎么也不害羞》,其实说的是一种新的艺术探索形式;《梵高的“破鞋”引发撕×大战》,实际说的是海德格尔等人对油画《鞋》的不同阐释。除了恶俗标题之外,“约×”“撕×”“装×”等低俗用语也随处可见,不少人把粗鄙当个性,以爆粗口为时尚。

  症候二

  内容恶俗 挑战底线

  动漫网站上,色情暴力等恶俗作品充斥其中;视频直播网站里,借用性暗示用语等手段一再刷新底线下限;一些网络游戏中,“英雄美女”“一男二女”的模式很普遍,甚至宣扬偷盗抢劫、帮派团伙等理念;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娱乐先于价值观,过分崇拜财富、权力和性……

  症候三

  恶意营销 虚假炒作

  前者有微信公众号下诸如“成人保健品”“约会交友”等低俗广告、网页弹窗中“男生女生都偷着玩的游戏”“老婆不在家玩的游戏”等低俗网游广告;后者有“友加”炮制“95后萌妹用身体换旅行”等虚假新闻进行炒作,网友发布PS的“深航航空空姐不雅照”恶意中伤。

  症候四

  侵犯隐私 随意“人肉”

  网络社区、新闻网站里,“偷拍”“走光”的文章屡见不鲜。在一些涉及未成年人、明星绯闻和恶性社会犯罪新闻中,甚至不惜侵犯他人隐私、刻画犯罪心理,给社会造成新的隐患和负面影响。动辄“人肉”搜索更是危害甚广,去年年底就曝出一名高中生偷衣遭“人肉”羞愧自杀的事情。

(责编:杨虞波罗、沈光倩)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