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游戏_最权威中文游戏网站

90后群体调查:“非主流”生活方式被夸大【2】

2015年04月17日08:3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90后群体调查:“非主流”生活方式被夸大

  “不一样的人生设计”

  追求品质生活,也追求奋斗的青春

  “我希望有一份能带来快乐的工作,并非哪儿钱多往哪儿去。”

  ——一个90后对未来生活的期许

  1990年4月出生的广东肇庆小伙李俊华,目前在东莞易事特公司做售后服务。每月3000多元的工资,不高,但他很喜欢这份工作。“每天可以和外国人打交道,说我最爱的英语,还挺开心的。对我来说,一份工作愿不愿干、干多久,取决于它能不能提供和我意愿相一致的平台。如果每天上班等着下班,会极大影响我的心情,我的才能就被埋没了。”

  尽管公司补助加班费,但李俊华从来不加班,他认为那是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这也是他们许多同龄人身上的共性。在一些90后看来,这不是因为懒,只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生活”。

  “与前几代人相比,90后员工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将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更多地将时间花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对于公司的加班要求,他们会有选择性地服从,能接受就接受,不接受就拒绝。”在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团内,90后员工已占员工总数的四成,该集团宣传部部长贺道良说:“没有了养家糊口的压力,90后工作没有上一辈人那么勤奋,抗压性不够。他们打工的目的也发生了变化,更多的是想要寻求好的发展前景。为此,我们专门成立了富士康IE学院,开设了多门课程,员工可以免费选修。许多工人因为学历和能力的提升,从一线工人成长为管理层。”

  赶上了经济腾飞的好时代,90后无疑是幸福一代,父辈的拼搏和积累给他们奠定了更好生活的起点。无论是对工作还是生活,90后都有与前人截然不同的态度,“品质”成为挂在嘴边的常用词。他们注重消费过程中收获的快乐,强调自身感知和体验,但同时也表示品质不等于物质,好的品质不一定就需要高价格去实现。“衣服不一定是大牌,把自己穿得光鲜、得体最重要。”范思哲、纪梵希,是文靖渊喜欢的牌子,但他表示只是有研究,却很少购买,“像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学生基本上都在网上买衣服,方便而且性价比高,快递到楼下,拎上楼就能穿。敢花钱也会花钱,我一直坚持做精明又实在的消费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朱迪2014年以手机消费对90后进行调研发现,大部分90后并非完全认同或实践“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能有意识地作出较理性的消费选择,并且在购买动机上以“自我导向”的消费倾向为主,具体表现为追求舒适、审美以及性价比。

  流水线的农民工,象牙塔里的大学生,钢铁森林里行色匆匆的白领……这些90后对于物质、金钱看得开、拎得清。他们不愿意为了钱和物质,去牺牲自己的生活。但是为了生活的美好,也愿意不断地努力、奋斗。

  有人说,90后更容易被实实在在的可感幸福吸引,而非“成功学”。在他们的流行语录里,有这么一个词——“小确幸”,指的是一种微小而确定的幸福。

  郑小红的“小确幸”就是为父母“帮把手”。“前几年有一次干旱,花椒减产,家里就过得难一些。看到爸妈劳累的背影,鼻子一直发酸。我第一次真真切切意识到,他们真的老了,需要我来帮把手。”这位22岁的重庆北碚区素心村姑娘,职高毕业后,回家成立了川心花椒种植股份合作社。同龄人踏入大学的时候,她已经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我现在要生产花椒油,已申请了商标。我想做出自己的品牌。”回到农村,郑小红却并不打算像父母那样土里刨食,她告诉父母,要有品牌,才能有附加值,才能做大。“今年我就要扩大生产了,应该可以在重庆的大超市里上架销售。”

  从小一起在村里长大的小伙伴们,留在村里务农的,只有郑小红一个。但她并不失落,“有时候也羡慕小伙伴们能自己去飞。但是他们也有羡慕我的地方,因为我已经有自己的事业了。”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唐丹认为,“回到农村、留在农村,对于90后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小众的选择。这群人的初衷也有分化,有些是为了在农村的天地里实现理想,有些是在照顾父母的同时找到了自己的事业。他们有不一样的人生设计,他们会改变农村的面貌。”

  “让有趣的事情变得有意义”

  有梦想亦有行动,从身边开始改变世界

  “只有承担过的青春才会更加厚重。”

  ——一个90后志愿者分享给同龄人的话

  “最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免费去非洲玩。”清华大学公管学院一年级研究生陈维维,谈起2014年暑假肯尼亚那段支教经历时,依然掩饰不住脸上的兴奋神情,“一开始只是觉着有趣,但慢慢就开始体会到‘改变他人是件特别幸福的事’。两周的时间,能够让当地的孩子对中国文化感兴趣,让他们知道中国不是只有‘廉价商品’和‘象牙交易’,我觉得很自豪。”

  “许多90后接触公益,一开始只是觉得新鲜和有趣。他们对社会的期待,很多来自个体的视野和感觉。”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谭建光将90后的公益行为总结为:凭兴趣做,靠不认输坚持下来,通过网络等技术手段发展壮大,慢慢地成为品牌。

  “我们团队现在的专职工作人员有8个,兼职的有7个。我是年纪最大的,1987年出生,最小是1993年的。”在广州,有一个由80后、90后年轻人组成的公益环保组织,2009年开始致力于倡导并引领更多的人骑车出行,推动城市生活形态的转变,陈嘉俊是这个组织的负责人。在他眼中,身边的90后是一群特别可爱的伙伴。“他们积极主动,坚持自己的想法。想做就做,不想做打死都不做。”陈嘉俊说,在许多人看来,90后更加关注自我,较少关心社会问题,“但我身边有很多年轻人还未走出校园就开始组建社团,积极思考社会事务、为他人服务。相比他们的年龄来说,做得已经非常不错了。”

  爱小动物、爱运动、爱跟男朋友去邻居家蹭饭……声音甜美、外形柔弱的90后女生陈诣蓝,刚刚加入“拜客”两个月。她是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二年级研究生,今年1月从学校休学一年,开始了专职公益推广的工作。“我是一个有梦想然后愿意等待时机、实现梦想的人。去年,到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交流,在那里,我感受到了他们对于自行车的友好。而在广州,骑自行车却常常遭遇到各种困境和尴尬。”陈诣蓝说。于是,当交流结束回到广州,她便向学校提出休学申请,全职从事公益。“1月7日,当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我就下定决心要用一年的时间在‘拜客’工作,推动绿色出行。”

  “做这事不觉得会耽误毕业,会影响前程吗?”记者问。

  “这就是我的人生啊!我想要干净的空气,这是我的个人权益,我得从自身做起,从身边开始改变世界。活在这一刻让我觉得无比有意义。”陈诣蓝答道。

  “90后关注的社会问题,往往是影响自己切身利益,或是亲自观察和体验过的,他们想成为身边社会问题的解决者。”广东省志愿者联合会秘书长黎元宇说。从事志愿服务5年多的他认为,如今的90后志愿者有些新特点,“目前,在广东志愿者信息管理服务平台注册的志愿者有600余万人,其中近一半是90后。相比80后,90后行动力更强、更活跃。很多人把志愿活动当作一种社交方式,同时也是一种体现自我价值的方式,许多人的初衷是‘让有趣的事情变得更加有意义’。”

  “90后关心别人不再是出于传统的‘看到别人有困难或需要就帮助’,而是从自身的感悟出发,感同身受再给予帮助,因为他们觉得‘我需要的别人可能也需要’‘我拥有的东西他人没有的时候怎么帮助别人得到’。”谭建光表示,随着时代的发展与新代际群体观念的变化,90后的公益出发点更多表现为“有我利他”。“在不少90后看来,做公益不一定意味着牺牲小我幸福、放弃个人利益。”

  “我在这出生、长大,未来也将在这生活、工作。”谈到广州的未来,陈诣蓝眼中有期待,更多的是笃定,“我要用行动让这个城市变得更美。有人给90后贴上了自私标签,但我们知道事实并不如此。我们有责任感,有梦想,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些好的改变。”

上一页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