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游戏_最权威中文游戏网站>>游戏八卦

男子网吧吃住4个月花光积蓄偷窃被抓 自称缺管教

2015年02月05日10:00    来源:长江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男子网吧吃住4个月花光积蓄偷窃被抓 自称缺管教

  “我真的缺管教。小时候,爸爸、妈妈工作忙没时间管我,我就去上网;上大学了没人管我,我也去上网;现在家里人都放弃了我,我也放弃了自己。但突然又有人愿意管我了,我想我还有最后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25岁的博文戴着眼镜,脸上呈现欠缺日晒的苍白。昨日,记者在东湖高新区茅店派出所见到他时,这位“求管教”的网瘾富家子,已穿上蓝色的保安服,住在派出所,每天随民警出勤。

  警察你好,我在超市偷东西被抓了,请来处理我。

  1月27日下午6时许,在关山大道一家黑网吧里吃住了4个月的博文,忍受不了饥肠辘辘,走出网吧找食物。但打工赚的近7000元都用在游戏上了,身无分文的他,来到关山大道上的武商量贩,将两根火腿肠、一块午餐肉揣进口袋走到出口,报警器响了。

  超市工作人员将他带到办公室,他爽快地拿出了口袋里的食物。超市要求赔偿,博文两手一伸:“我没钱,一分钱都没有。要不然报警吧!”

  于是,段汉新警官接到这样一个报警电话:“警察你好,我在超市偷东西被抓了,请来处理我。”

  见到报警的小伙子,长发遮住眼睛,呢大衣破烂不堪,天寒地冻只穿了一条运动裤,浑身散发馊味,还有那标志性的苍白脸色,段汉新叹息:“又是个上网成瘾的。”

  不要通知我家里,他们都不管我了,我不想再麻烦他们。

  小伙子到了派出所一言不发。段汉新倒了一杯热水给他继续劝说:“偷东西依法可处以治安拘留,态度好也可以批评教育,如果什么都不说就是自己害自己。”

  半小时后,小伙子开口了:“警察同志,该怎么处理都行,但不要通知我家里,他们都不管我了,我不想再麻烦他们。”好久没人跟自己说话了,博文打开了话匣子。

  “我从小家庭条件很好,但爸爸、妈妈工作忙。他们管得紧,我就好好上学;管得松,我就跑去上网,有时候跑出去上十天,他们都不知道”。

  上网打游戏花费大,父母给的零花钱用完了,他就偷同学的。有一次在姑姑家作客,他看到抽屉里放着300元,伸手拿走,被亲戚当场抓住,父母尴尬不已。

  高中时,家里盯得紧。从十堰考到武汉工程大学读计算机应用专业,他又没人管了。“只要没人管,我就会失控”。大学两年,他几乎都在网吧度过,大二下学期因为挂科太多,他主动退学,回到十堰老家。此后,几乎打两个月零工,上两个月网,挣的钱都花在网吧里。“各种深刻检讨做过无数次,我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但一缺乏管教,我就深陷其中”。

  这个孩子我们管不了,也没法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经过劝说,博文拿出姑姑的联系方式,段汉新拨通这个十堰的号码,博文的姑姑对警方的电话一点也不意外,说:“这个孩子我们管不了,也没法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博文说:“我让家人失望了一次又一次,父母因为我的不争气离婚了,最疼我的姑姑也不管我了,连一直陪我长大的外婆也放弃了我,我真的无药可救。”

  其实博文也曾与网络隔绝了近半年。2013年,他应征一家偏僻单位当保安,“生活有规律,也没有地方上网,我几乎认为自己成功了。”他决定来武汉找工作。2014年5月,在光谷一家电子设备厂坚持了3个月,他再次走进网吧,直到身无分文才出来。

  人高马大、上过大学,还找人借钱吃饭?你愿不愿意当保安?

  “他的态度很诚恳,还主动写了一份检讨书。”段汉新警官心里衡量处理的度:关进去很简单,但出来后会不会破罐子破摔?批评几句放走,会不会又故态复萌?

  与所领导商量后,段汉新决定批评教育后让他离开。但走出几步后,博文又回来了:“段警官,我一天一夜没吃饭了,借点钱我吃饭吧!”

  段汉新掏出50元钱递给他,被路过的所长刘永胜拦住。刘永胜对博文说:“人高马大、四肢健全、上过大学,还找人借钱吃饭?要吃饭自己赚钱去。”

  博文扭头要走,被刘永胜拉住:“你愿不愿意当保安?管吃管喝管住,但是要勤快干活,要有责任心。”

  博文以为所长在开玩笑,“从小偷到保安,这个跨度太大了”。

  “我查了博文的记录,没有案底,说明并不是坏人。应该给一次改过机会。但这个机会要他自己争取。”刘永胜说。

  博文一口应承,刘永胜给辖区里长期缺人的保安公司打了个电话,保安公司老板说:“如果刘所长能打包票,没问题。”

  派出所不能管你一辈子,只是给你一次面对自己的机会,你必须自己管住自己。

  刘永胜与博文约法三章:不准碰电脑,身上不能有钱,不得随意出门。民警给博文拿来一套新衣,一双冬靴,一盆热乎乎的饭菜。

  茅店派出所常从保安公司借人来当协警,博文被派到派出所工作。

  按约定,博文所有花销从段汉新警官那里借,哪怕借一分钱也要打借条,月底发工资后归还。一旦不打招呼偷跑出派出所,与刘所长的约定就自动取消。

  昨天是博文在派出所工作的第8天。“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作息有规律,做得好不好都有人告诉我。跟着民警出勤,感觉自己终于能抬头做人了,原来我还有用”。

  刘永胜并不希望博文一直走在寻求别人管教的路上,“派出所不能管你一辈子,只是给你一次面对自己的机会,你必须自己管住自己”。

  “派出所担着风险为我背书,我不知道刘所长怎么敢信我。一定能变好真的不敢说,但现在至少有了站起来的理由”。博文希望这一次不再让信任自己的人们失望。 记者魏娜 通讯员李雨生

(责编:杨虞波罗、沈光倩)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