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游戏_最权威中文游戏网站>>游戏八卦

讷河监狱被曝曾组织服刑人员打游戏挣装备卖钱

2015年01月28日08:33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讷河监狱被曝曾组织服刑人员打游戏挣装备卖钱

  《新闻1+1》2015年1月27日完成台本——监狱管理,不能仅仅一事一议!

  解说:

  讷河监狱囚犯手机从何而来?

  调查组组长 伊建民:

  由我们的一名监狱民警李海军,将这个塑料袋取出送入监内。

  解说:

  讷河监狱重要环节到底有没有视频监控?

  组织宣传科科长梁启文:

  现在监控视频硬盘已经被调查组带走。

  解说:

  喝酒、赌博、打游戏创收、囚犯自杀,这个监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生态?

  伊建民:

  讷河监狱在以前曾经有过干警违纪和狱内案件发生的情况。

  解说:

  今天,黑龙江讷河监服刑人员涉嫌诈骗案调查结果出炉。

  《新闻1+1》今日关注:监狱管理,不能仅仅一事一议!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从上周开始,黑龙江的讷河监狱应该说就一直身处在舆论的漩涡之中,那么先是曝出在这里面服型的囚犯有手机,而且利用手机进行诈骗,还与多名女姓在监狱里面进行约见,甚至有报道说还与她们发生了性关系,那么在此事已经被曝出一周之后,当地的联合调查组今天也给出了一份调查结果,那么这个调查结果对于各方所质疑的种种的问题也有了回应,那么今天我们也会邀请相关的专家一一进行解析,首先我们还是回顾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解说:

  黑龙江在押犯用微信诈骗多名女性,胁迫警察妻子入狱发生关系,网聊发展情人,民警帮助编短信发给受害人。在过去的这一个星期,黑龙江讷河监狱服型人员王东使用手机涉嫌诈骗的新闻,被媒体转换成一个个吸引眼球的标题。

  而在越来越多的关注下,由黑龙江省多部门组成的调查组也对事件进行了调查。

  黑龙江省司法厅纪委副书记联合调查组组长 伊建民:

  专案组成立应该是在媒体报道之初,应该说我们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就迅速成了专案组进入讷河监狱,进行办案取证。而且我们把我们调查的过程,置于社会监督之中,同时我们也向其他司法部门进行查证,让他们也来对我们监督。

  解说:

  事实上,王东事件早在去年11月就已经有了一个调查结果,根据2014年11月28日,齐齐哈尔市齐嫩地区人民检察院纠正、监管违法检查建议书中披露的信息,王东案已被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而讷河监狱也对相关民警和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但是这样的处理却并没有得到公众的认可,囚犯为什么会有手机?监狱里信号为什么没有屏蔽?还有王东到底有没有和受害人在监狱里发生性关系?一系列的问号从事件开始就一直萦绕但始终没有得到解答,今天,根据最新的调查,黑龙江省讷河监狱的监狱长、政委等14人都相继受到处罚,而调查组组长也就公众关心的疑问进行了一一解答。

  主持人:

  人们从事发之后的媒体报道中知道这个王东这个囚犯是在一次会见中,从他的这个来看他的手里面,把手机拿到了监狱里面去。那么人们就想知道,在正常的情况下,一次会见应该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序?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

  讷河监狱看守大队副大队长王玉波:

  正常犯人家属来会见,从这个门进来之后,到我们这个窗口,这个窗口办理一个会见手续,我们的工作人员对他的前来会见带的身份证等相关证件审核,合格后通知罪犯所在的分监区,分监区派民警带来到咱们这个窗口所示的位置进行一对一的监听。监听完之后会见结束,把监听的记录签好,按照共餐的管理规定逐层进行审批,进行审批合格后,办理相关手续,完了犯人家属拿着这个共餐通知单到这,后来由我们的工作人员。

  犯人家属进来了吗,进来由我们工作人员跟他宣读共餐的章程,同时把相关的物品收上来,包括手机、现金等危险品收上来,统一锁在这柜里。罪犯家属从这个门进来,然后犯人合餐在外面,也是由干警带进来。在吃饭的时候我们民警也是监听的,在现场进行监听、监视。

  记者:

  这个过程中,能监视他给不给这个犯人提供什么东西?什么物品什么的?

  王玉波:

  这个不可能,不能。

  记者:

  再有就是在那个监控什么的,都是实时的吗?

  王玉波:

  这个监控设施都是正常运转的。

  主持人:

  既然规定的程序是如此的严格,那为什么囚犯王东能够在那天接受到从外面带进来的手机呢?我们继续往下看。

  伊建民:

  这三部手机都是由网上所传的化名为李某的这名女性给带入的,这名女性到讷河监狱与王东进行会见共餐的时候,趁民警不备从桌子底下将一部手机递给了王东。

  另外两部手机是这名女性,用塑料袋封好放到了监狱门前不远处的一个叫孔德林(音)开的菜店里,在这个蔬菜店,孔德林将这个塑料袋收下,之后由我们的一名监狱民警李海军将这个塑料袋取出,送入监内。当时给了五监区的服刑人员叫张其(音),由张其将这部手机给了王东。

  王东这名罪犯在这个洗衣车间负责缠线圈这么一个劳动,缠线圈是一个板面,板面上有线圈桌,而且应该有线圈的线,在缠线圈的过程当中,这个案板地下就有这个电源线的插头。他就利用这个电源线的插头,躲在了案板底下,为手机充电。

  主持人:

  好,调查组的组长给我们解释了,这个后来这个女性是怎么把三部手机从外面带到监狱里面去给的王东。但是人们更关心的是,在此之前王东在监狱里面,就已经拥有了两部手机。我们可以看一下,媒体的报道我们知道在2013年1月和2014年4月的时候,王东就从已经出监的犯人张某和孟某手中得到了两部手机,而恰恰是利用了2014年4月他得到的这部手机才跟这些女性建立了这种联系,后来才有了让她们给他带去手机这一系列的事情。

  好了,为什么会在监管严格的监狱里面,本应该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手机的使用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接下去我们连线一位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程雷副教授,程教授您看,我们刚才看的是这个在2013年、2014年,前面的犯人他出去了,然后把手机留下来了。换句话说,就是在2013年1月他能得到,也就是说在2012年这犯人就在使用手机了,那为什么在一个监狱里面,会如此长时间的有犯人在使用手机,而监管方却没有发觉?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雷:

  我想这个手机的问题就像您所谈的一样,我们现在看到这个事件里面手机是长期不被监管的情况下在使用,这个严重违反了我们的监狱管理的规定。因为按照监狱的管理规定来讲的话,他有通信权,但是他不能持有手机,手机是一个违禁的物品,是不能够在监狱里边使用的。

  主持人:

  好,那么接下去我们继续关注一下这个信号的问题,因为这个调查组的报告里面也回应了外界关于这个,到底屏蔽这个问题是怎么处理的?我们继续往下听。

  伊建民:

  我们的的确确应该有手机屏蔽器,而且讷河监狱也于2006年安装了手机屏蔽器,但是这个手机屏蔽器,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信号不如原来信号强了,而且存在一些死角、死面。恰逢讷河监狱准备要搬迁,这样一来,在这个手机屏蔽器的维护上和升级上存在了一些问题。

  主持人:

  好,我们再来看这个调查组组长的解释,关于屏蔽器,有屏蔽器2006年就安了,但是由于年久失修,可能有些信号已经弱下了,因此有一些死角,另外恐怕还有一些搬家的问题,也会出现管理上的一些问题。那么就这些解释,我不知道程教授您怎么看?

  程雷:

  我觉得这个手机屏蔽器的问题,不是我们要探讨问题的一个核心问题,因为我前面谈到了,手机是本身就不能够进监区的,其实我走过很多管理比较规范的监狱。包括监狱民警自己的手机在入监区之前,都是要存放在监区外面的,我们这些研究人员进入之前也要存放在监区方面,所以事实上讲有没有信号屏蔽器其实不是问题的根本,里面原本就不应该有手机存在。

下一页
(责编:杨虞波罗、沈光倩)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