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游戏_最权威中文游戏网站>>业界动态

巴金太外孙的"游戏人生":从游戏达人到电玩藏家

刘鹏

2014年05月04日11:33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巴金太外孙的"游戏人生":从游戏达人到电玩藏家

  汪齐齐:

  1980年出生于四川成都,巴金的太外孙。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远赴美国普渡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随后在微软移动部门任职,现任香港巧思互动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游戏发烧友兼娱乐产品收藏家,同时倾心于游戏文化和复

  古电子文化的研究。

  4 月 28 日,为期6天的第十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在杭州滨江区举行。33岁的旅美华人、游戏 收 藏 家 汪 齐齐,将在这里举办一场名为“寻找缺失的经典”的复古游戏主题展览,向国内游戏爱好者展示自己多年来收藏的游戏珍品。记者对汪齐齐进行了独家专访。

  6岁时接触电脑游戏

  “我从6岁起就接触电脑游戏,至今收集了上万件游戏藏品。”汪齐齐说,在游戏激励下,不但提升了自己的英语水平,收获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朋友,还在计算机编程和图像学专业研究领域有所建树。”

  华西都市报:你6岁时(1986年),就接触到电脑。按当时的条件来说,这机会一定很难得吧?

  汪齐齐:我母亲当时是中科院成都计算所的一位程序员,所以每次我去机房的时候,她和她的同事便会让我去玩玩电脑,以便于我不去骚扰他们的工作。相对于当时的年龄,电脑操作系统还很复杂,大人们为了哄我,就让我玩游戏

  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的游戏:《Digger》,也就是挖宝藏。我玩得很投入,也就对电脑游戏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华西都市报:你喜欢游戏,家里人就给你买了一台电脑?那你的父母一定很开明。

  汪齐齐:当时家里并没有电脑。大约10岁的时候,有人正好要处理一台8086型号的电脑,于是家人问我对学习编程有没有兴趣,我说有,他们就买给我了。然而,我除了象征性地编了一些屏幕上输出字符的程序外,主要时间还是花在玩《双截龙》和《Digger》这两个游戏上了。

  15岁正式系统学习编程

  汪齐齐初三那年,个人电脑开始大规模进入家庭。汪齐齐开始成为同学们心中的“电脑专家”。顶着“专家”的光环,汪齐齐知道自己在编程方面的短板,于是重新开始学习编程。

  华西都市报:既然买电脑是为了让你学编程,但你又沉迷于游戏,父母没有反对?

  汪齐齐:买家用电脑的时候,我的确是觉得自己会好好编程的,况且我也的确是学习了编程,只是由于学习的热情远不如游戏的热情而已。

  至于沉迷游戏,我的确做了好些傻事,所幸没有造成类似影响升学这样的难以挽回的结果。我刚上中学的时候,比较贪玩,爱玩游戏,学习下降很快到差等生行列。而我母亲因为采用西化的教育方式,尊重我的意愿,甚至被老师批评。后来我和母亲达成了一个协议:如果初二学习成绩能够保持住上升势头,那我玩游戏的时间就不再被限制,这个是很大的鼓励。于是初二开始后,我的学习成绩便迅速回到班上前列,并一直保持住这样的势头。

  华西都市报:对于很多成年人来说,计算机编程是很枯燥的,但你15岁就开始学习编程。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你对编程充满了兴趣?

  汪齐齐:随着玩游戏的时间解禁,我有更多的时间思考,除了游戏,电脑还可以做什么。随着家里有了一台386,我开始认真深入学习Dos、Windows 3.1操作系统、内存配置这些很简单的入门。一段时间后,我对配开机文件config.sys和autoexec.bat方面颇有心得,成为一把好手。因为当时Dos下面的主内存有限,很多游戏你配不好就玩不了。

  初三正好赶上了几乎所有同学家开始买电脑,而买了以后几乎都会让我去配置和安装游戏,于是我一下就成了这方面的“专家”。但我也知道在编程水平方面,我配不上“专家”的水平的。于是我就决定跳过Pascal,直接让我妈教我C++,才算是上了编程的门道。

  所以学习编程的过程,我不知道是不是充满兴趣的。但是上高中以后,这大大缩短了我和那些编程强人之间的差距。

  玩进清华的游戏达人

  18岁,汪齐齐购入了Play Staion,并沉迷《月下夜想曲》和《铁拳3》两个游戏。但令人惊讶的是,在这期间,他艰辛考入唯一的志愿——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开始真正修行IT产业。

  华西都市报:你说你在游戏当中收获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英语、朋友……真正的实现了游戏和学习的有效统一。你是怎么做到的?

  汪齐齐:游戏对我的英语学习帮助很大。高中时我玩了一款很好的游戏《时空之轮》。它有非常动人的剧情,好听到耳朵都想流眼泪(笑)的音乐。为了明白剧情,我特意选择了英文版的,所以当时玩的时候,基本每3句对话,我都要去查一次字典。我大约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看完这个游戏的10多个结局,然后我就惊奇地发现,我读英文文章就容易得多,做高考英文模拟考试试卷,更是从之前1个多小时缩短到平均40分钟之内。

  到了美国,我的英语口语进步缓慢。后来我开始做游戏收藏,每周至少要去3家不同的游戏店,去买游戏以及和店员甚至顾客聊游戏。我慢慢开始建立主动跟陌生人聊天的习惯-跟美国人聊他们小时候玩的游戏,聊中美文化差异,聊篮球和NBA。这对我的英语和对游戏行业的了解帮助很大。

  华西都市报:你玩游戏,玩进了清华大学,还飞洋渡海,进了普渡大学。你是怎么处理游戏跟学业的关系的?

  汪齐齐:首先我想承认,其实该犯的错误我都犯过:我也有在朋友家玩游戏,忘记回家吃饭了的经历;我也曾经把午饭钱省下来,就是为了放学去玩游戏;我大三的时候玩网游《石器时代》,一天玩10多个小时,耽误上课。但最关键的是,我最终都没有过于沉迷于游戏中,并且从中有包括之后更加自律等收获。

  除了家人对我的信任,我的高中班主任也给了很大的支持,他一直对我很有信心,认为我能学好。他还建议我的家长,应该让我用玩游戏这些课外的事情,来调剂并保持对学习的兴趣。

  我还记得家里跟我很认真地谈过一次:虽然做什么工作都好,但是有些工作休息时间多一些,挣的钱多一些,可以玩的游戏也会多一些。对我来说能多玩游戏还真挺重要的,因此我也就更加努力了。

  立志回国推广游戏文化

  23岁那年,汪齐齐在一个偶然机会之下,开始了长达10余年的游戏相关收藏爱好,并立志以推广游戏文化作为自己的事业。

  华西都市报:你为什么选择把推广游戏文化作为你的事业?作为有留学背景的高材生,你选择的机会实在太多了。

  汪齐齐:其实不光是游戏行业,玩游戏本身也很有利润的(笑),我收集的游戏的平均价格已经翻了7倍。如果我愿意,我光靠处理掉一些重复收藏品,月收入也基本也可以和工资持平。

  出国以后,我发现国内的游戏玩家很辛苦,社会上的负面压力很大,能够访问到的好资源很少,还有语言障碍。而国内的盗版猖獗等各种问题,让国外的好游戏没有办法全力进入中国市场。所以我希望在自己经济压力不大的情况下,争取做一个长期有利于国内游戏产业良性发展的项目,这也是我自己的梦想。

  华西都市报:进军国内市场是你事业的一部分。那你怎么看待国内市场?

  汪齐齐:国内的游戏市场其实收入很高,手游发展也很快。现在的游戏粘性做得很好,音乐、图像都蛮出色的,但是内容偏弱。

  公平地说,现在国内的手游行业,可以跟北美的1982年游戏大崩盘前夕相比:比较容易赚钱,但是市场可持续性很差,且精品很少。

  所以我认为,手游业大洗牌应该是随时都会发生的事情。一旦出现了大洗牌,游戏玩家就会需求好的游戏内容。我希望我的项目能对此提前做好准备。

  华西都市报:怎么看待盗版对国内游戏市场的冲击?你想好应对措施了吗?

  汪齐齐:现在国内的正版市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多了。因为大家消费能力明显增长,很多人开始收藏并愿意支持正版。并且游戏技术的更新也让盗版更加困难,即使盗版成功,也意味着玩家要损失游戏机厂商提供的一大部分功能。

  打造首个实体游戏博览馆

  今年年内,汪齐齐落户国内的“环球电子游戏文化博览馆”及配套的游戏相关项目,将正式揭开神秘的面纱。这也是全球首个以综合电子游戏文化为主题的实体博览馆。

  “环球电子游戏文化博览馆”将集中展示从1972年至今研发生产的1-8代游戏主机、游戏软件和周边外设。同时配以多媒体资料,向观众展现电子游戏的历史、趣闻,以及多种以电子游戏作为媒体承载的文化内容和艺术资源。“这些游戏主机都来自世界各地,包括各个时期的经典机型,有着十分珍贵的历史价值。”

  华西都市报:对于未来进军国内市场方面,你有没有规划?

  汪齐齐:我希望建立线下的“环球电子游戏文化博览馆”和线上的一个信息源,用2至3年的时间,向更多的人普及游戏机的知识和历史,让更多的核心玩家有更好的专业平台。

  我想让大家清晰地认识到,游戏本身是一个媒体,不存在好坏之分,但放在这个媒体上的内容存在好坏,需要管理。我希望建立一个可以帮助政府监管,但又最大程度保护各个年龄段玩家群体的体验方案和信息平台。这些项目在国内短期内都不会盈利,但它可以让市场更加健康。在此基础上,我再开展可盈利项目。

  我希望基于“环球电子游戏文化博览馆”的平台,向国人介绍国外的先进娱乐技术,让大家正确认识、合理期待游戏科技及版权,断绝恶意盗版抄袭的行为,促进国内互动娱乐科技的正常化、良性化发展。

  如果可能,除了把好的内容引入中国,我希望和合作伙伴能把中国的美术、音乐和高质量的游戏产品,甚至地方戏剧这样的艺术形式用西方游戏社区接受的形式推向全世界。

  游戏事业受到马识途的肯定

  华西都市报:我发现“环球电子游戏文化博览馆”的名字是著名作家、百岁老人马识途题的。看来他很支持你的想法?

  汪齐齐:马老很支持。不仅如此,我去造访那天,他还拿出《四书集注》和我开始讨论起游戏。马老很同意我的“游戏是一个介质,关键是要把好的内容放在这个介质上”的看法,觉得用有吸引力的方式来帮助大家努力提高修为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他最后祝愿我的项目能够成功,并真正带给观众好的游戏内容。

  华西都市报:巴金是你的太外祖父,听说你也曾经试图教巴金玩游戏机?确有此事?

  汪齐齐:第一次去看太爷爷的时候,带了一个打老鼠的机器,因为当时也不知道可以跟老人家聊什么,就决定教他玩游戏,当时老人家还是很有些兴趣的。

  后来我见太爷爷的时候,带了Game &Watch之类的设备,在他面前做演示。但是老人家岁数大了,学习起来很困难。让太爷爷学会玩电子游戏一直是我的心愿,直到后来我给他写信的时候还念念不忘,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实现,这让我很遗憾。华西都市报记者刘鹏

(责编:杨虞波罗、吴佶)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