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只是残酷的吸金术--人民网游戏_最权威中文游戏网站--人民网
人民网

网络游戏只是残酷的吸金术

2011年09月26日09:03    来源:《辽宁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从今天起,我们再次关注网游

    布雷维克事件和伦敦街头骚乱事件引发新一轮对网络游戏危害性的质疑。实际上,每一个玩网络游戏的人、特别是青少年都已经被进行了数不胜数的关于网游危害性的教育和劝导,但人们不得不承认,我们那些苦口婆心或疾风骤雨式的教导都抵不过网游的一声召唤,甚至一个眼神。

    所以,我们此次的报道就从网游本身出发,看看那些令青少年眼花缭乱的网络游戏中,用糖衣包裹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虚拟三件宝 让你躲不过

    有人认为网络游戏是“洪水猛兽”,众多玩家是“迷途的羔羊”,但仍然有更多的人一如既往,“勇往直前”,至少可以说明网络游戏有其本身的魅力,玩家对网络游戏有一定的需求。除了排解烦恼、打发时间,个人获得成就感是玩网游的重要因素。那么,网游世界都给了玩家什么承诺呢?

    虚拟强大

    后来成为资深玩家的“小神龙”在自己开始玩网游之前,曾经很不屑地看着同学们为网游痴迷的各种行为:“每天都是红色山洞,来回走、打怪,有意思吗?”然而,当他时间比较充裕的时候,因为喜欢金庸的作品而开始了第一款游戏《金庸群侠传》,满足感、虚荣心让他开始在游戏中不断地证明自己。这款游戏中有京城、西夏、大理等地点,各处都会有布告栏,上面贴着十大金榜:十大高手、十大恶人、十大首富等,每个人都想自己在高手榜上有名,就如武林中的英雄,都想参加华山论剑。 “某一天,我发现自己非常接近排第十位的人了,我决定一定要让自己上十大金榜。”金榜吸引着这位玩家三天三宿不动地方,吃饭也不出网吧,直到榜上有名。最疯狂时,他曾经24小时在线,人上班了,买外挂,一般来说1个月重新启动一次,电脑休息的时间就是10分钟。终于,他达到了自己的终极目标:等级最高和装备最好,所在服务器内所有人都打不过自己,上线时会有众多玩家主动打招呼:“龙哥来了! ”

    与现实中类似,这种地位感完全取决于自身能力的强大。当一个“喽啰”去和“十大高手”说话,对方未必理睬,但是如果高手想向你买装备,你就有话语权了。 “也许现实中你无法当领导,但在游戏中,你可以获得绝对的权威。”玩家“MINI小酷婆”说。这种强大的感觉让人着迷,让人放不下,一旦上去就不可能想下来,担心后边的人超过自己,于是玩家们无可避免地陷入了无止境地追逐成就感与地位的征途中。

    据几位“资深”玩家给记者的总结:网游玩得好和学习成绩优异有一定的共同点,在一定程度上,二者都需要熟能生巧和融会贯通。智商高,灵活性好,思维活跃者更容易熟悉网游,更快上手。所以,从积极意义上说,玩网游可以提高人的交流沟通能力、快速反应能力、判断能力、分析能力、组织领导能力等。但消极意义则在于,很多少年把这种虚拟的强大与现实生活中真实的能力混为一谈了。这让他们很难面对实际生活和学习中遇到的困难,很多时候他们就会把这些困难归咎于家长、学校和社会,很少想到自己个人的原因。

    在网络游戏中,玩家之间的沟通交流看起来处于一个相对自由平等的环境,谈笑间、战斗中,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玩家的沟通能力,改善人际关系。这种认为自己因此拥有了人际沟通与交往魅力的假象也同样会使玩家产生一种能力强大的错觉,使他们在遇到交际困难时为自己找借口或者乾脆把自己封闭起来。

    虚拟成功

    在网络游戏中,你可以得到权力、金钱、名声、地位等这些让人在实际生活中同样为之努力奋斗的生活目标。虚拟世界中包含着人们对现实生活状态的期盼与寄托,这种寄托不仅有成就感,还有荣誉感,被认可、被尊重甚至被仰望。

    网络游戏中,你可以做几乎所有的事情,赚钱、经商、领导团队。还有人利用游戏经商,赚游戏金币,根据玩家需要将金币卖出;利用供求平衡垄断某些物品来进行交易;或者卖装备,游戏成为了现实中赚钱的一种手段。

    在虚拟世界中,现实中黑暗的一面也被一览无遗地展现:你地位高,我就客气对待,否则,鄙视甚至无视你,更甚者,PK掉你。

    在游戏中,单打独斗往往不会获得游戏的乐趣,甚至无法窥见游戏的全貌。比如在《魔兽世界》中,玩家需要组成一个小队来完成大多数的任务。小队是一个由5位玩家组成的小组,团队的规模要大于小队,通常由10位或者25位玩家组成,而《魔兽世界》中最难对付的怪物只能由这些规模较大的团队来消灭。许多网络游戏高手因此成为一个团队的领导者(即使他们在生活中也许只是一个小人物),他们给队员布置任务,分配装备,令行禁止,这种虚拟的成就感是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

    玩家“酒剑仙牛”表示,领导力不是与生俱来的,一个团队的指挥者,调配各种资源、分配哪些玩家适合参与哪个任务,共同攻克难关,也是在培养领导力。这种领导力可以直接移植到现实生活中。

    更令这些成功者欲罢不能的是,这种成就感甚至带有了物质奖赏的意味,有一位指挥者在团队成功后,凭借自己分配胜利果实的权力,最终贪了“32万金”。《魔兽世界》中的虚拟货币,几年前,1万金大约折合人民币100元,而今,《魔兽世界》中的金币贬值了,不同的游戏大区1万金大约折合人民币30至50元不等。这种虚拟财富,虽然不是每个玩家都准备真金白银地折现,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是有市场价值的。

    可以折现的成就感比前面提到的虚拟能力更让玩家们无法分辨网络与现实的区别。貌似复制了现实生活和人际关系的领导力培养模式,其实与现实生活相去甚远,借此造就出的 “领导者”在现实面前碰壁,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悲剧的开端。

    虚拟的幸福生活

    对于更多以打游戏为主要目的的玩家,他们也可以在游戏中“改善生活”,比如,网游账号被分为男号、女号,男女玩家可以结婚、生孩子,并把这个孩子培养成人。人们在虚拟的世界中演绎着现实生活,网络游戏变成了现实生活的复制品。

    “现实中能干的事情,网络中几乎都有。 ”女玩家“潇湘仙子”说。网络游戏里面可以娶妻,虽然双方都是虚拟人物,但是背后却有现实的玩家在操纵,结婚后,有了爱情结晶,双方可以一起培养孩子,最终可以把孩子培养成一代大侠,双方都可以把孩子带出去,在打仗的时候帮忙。游戏中还可以攒钱买别墅,房子只有男女主人可以进入,朋友需要得到允许才可以进入,花钱越多,房子越好。而即使再好的房子,也都是“清水房”:每一点点装修布置,都需要房主亲自动手。用于“装修”的“钱”也都是玩家在游戏中攒出来的。当然,还有的游戏可以直接买,用人民币买“金条”,再兑换成网币,一般来说一根金条可以换取100万左右的网币,甚至可以用支付宝和网银来买点卡、金条及其他。网游中还鼓励夫妻练级:在虚拟世界结婚后,如果两人在同一个网游世界的不同山洞中,一个人点一下结婚戒指便可出现在对方面前,在爱人的召唤下一起完成任务。

    总之,游戏中,你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将现实的生活复制,更可以设计自己理想的生活模式。

    很可怕的是,这种现实被移进虚拟的现象,不仅出现在MMORPG(指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即英文MassiveMultiplayerOnlineRolePlayingGame的缩写)中,也出现在专供小孩子们玩的奥比岛等游戏中,在这些游戏中,孩子们不但扮演着父母或主人的角色,也津津乐道于购买大的别墅和车。

    有人将这种角色扮演理解为孩子的天性,认为这与20年前小女孩扮演妈妈或老师、男孩子扮演父亲或警察的过家家游戏差不多。但是,担忧者却认为:孩子眼中的世界因此过早地成人化了,如此物质化的幸福生活对他们的成长好吗? □本报记者/关艳玲

    相关链接

    网络的虚拟幸福之下现实悲剧不可避免


    今年以来,与网络游戏有关的一些人间惨剧,隐隐有愈演愈烈之势,再度让仿佛已经见惯了网瘾悲剧的公众恻然。

    挪威于特岛严重爆炸和枪击事件制造者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让警察困惑:他虽然思想右倾激进,但没有犯罪记录,根本没有引起安全部门的警觉。一名警官说,布雷维克近距离残忍射杀数十名无辜者时极为平静,而且事后没有自杀,非常奇怪。一家挪威媒体报道称,布雷维克在其“脸谱”网站上介绍自己是一名“保守的人”,喜欢打猎和电脑游戏——尤其是《魔兽世界》。在枪击爆炸事件发生后几日,挪威国内各大零售商暂时停止销售《使命召唤》系列、《反恐精英:起源》以及网游《魔兽世界》等51款游戏。英国伦敦北部城市托特纳姆区从8月6日起发生骚乱,并由此引发伦敦多个地区出现打砸抢烧行为。警方认为,这一暴力事件很大程度上是受到《GTA》系列游戏(一款暴力、黑帮游戏)启发所致,也有市民认为《GTA》对于市民的不安情绪难辞其咎。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离家出走10年的青年王刚,于2011年5月15日晚在天门拖市镇张丰村二组家中悄然离世,不满32岁。离开人世时,除去两张不知道密码的银行卡,他留下了20多个网络游戏账号。随着王刚的去世,这些游戏账号也成为了被尘封的“遗产”。

    一对韩国夫妇因沉迷于在网游《守护之星》中养育“虚拟”孩子,导致自己3个月大的亲生女儿饿死。这件事经媒体报道后震惊全球,在各大新闻网站上,光鲜可爱的虚拟宝贝与骨瘦如柴死于营养不良的女婴图片排列在一起,仿佛在无声地考量着人类的伦理底线。

    这些事情共同诉说着一件事:网络游戏及其营造的虚拟世界与我们现实生活起了冲突,虚拟与现实之间千丝万缕,不再壁垒分明。
(责任编辑:吴佶)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