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涉赌风暴悄然来袭 加强监管势在必行--人民网游戏_最权威中文游戏网站--人民网
人民网

网络游戏涉赌风暴悄然来袭 加强监管势在必行

杜峰

2011年06月09日11:21    来源:《通信信息报》     手机看新闻

  提到赌博,大家首先会想到麻将、扑克、骰子,但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虚拟赌博风暴正悄然袭来。日前,中央电视台曝光了盛大边锋旗下“港式五张牌”游戏存在网络赌博嫌疑。该节目称,不同于正规游戏,边锋的虚拟货币“边锋银子”可兑换成现金,为网络赌博大开方便之门,而游戏运营商边锋从虚拟货币的买卖中赚取相当可观的手续费。网络游戏涉赌在成为部分游戏运营商摇钱树的同时,也曝露出我国有关网络游戏监管法律法规的滞后,网络游戏管理条例出台已经刻不容缓。

  网络游戏涉赌屡见不鲜

  近年来,我国的网络游戏行业得到了迅猛发展,统计显示,2010年中国互联网网络游戏市场规模为310.4亿元,同比增43.1%,艾瑞咨询4月中旬发布的“2011年第一季度网络游戏核心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达92.1亿元,环比上升1.8%,同比上升23.1%,业内预计,2012年中国网游市场规模将超过500亿。然而,网络游戏在繁荣和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问题,色情、暴力和赌博堪称网络游戏的“三宗罪”。从之前的腾讯的Q币变相涉赌、联众涉赌做庄到去年的“梦幻诛仙”的“兜兜快跑”,直至日前央视曝光的盛大边锋旗下“港式五张牌”涉赌,网络游戏涉赌事件屡见不鲜。

  网络有时涉赌的盛行致使许多年轻人深受其害。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曾访问一名因为玩网游而倾家荡产的年轻人小赵。他因为迷上了联众上的“赢三张”,花光了积蓄,最后仍难以自拔,偷偷地卖了家里的一处房产。另据《法制日报》报道,上海某企业高管王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自己在边锋“港式五张牌”游戏中,玩了7次游戏,输掉了达76.7万元。相同的一幕时隔不久又在上演。据《三湘都市报》报道,在长沙打工的连书文(化名)通过网络支付平台,购买联众游戏虚拟赌注“万能豆”,然后在联众游戏中与联众官方或他人对赌,一步步陷入其中不能自拔。短短4个月就刷爆了5张信用卡,输掉了17万元。而据报道,在连书文事件曝光后,数名读者也反映他们玩网游输掉了大把真金白银。由此可见,网游涉赌的毒害之深。

  网游涉赌或成行业发展毒瘤

  实际上,网游涉赌已经并非个例,国内、乃至世界范围内,很多著名的网络游戏都有类似情况出现。一份报告显示,早在2003年,全球来自互联网赌博的营业收入就已超过50亿美元。目前,涉赌的游戏模式是网络游戏产业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盈利模式。据法新社报道,来自调研公司eMarketer的报告表明,全球在线赌博收入2005年达到了109亿美元,同比增幅达到了28%,时至今日,收入可能翻番。其间,网络游戏开发商和服务商攫取了暴利。

  以央视曝光的盛大边锋公司“港式五张牌”游戏为例,据受害者王先生介绍,“玩这种游戏要给游戏网站交钱,盛大边锋公司以收取服务费的名义收钱。”在“港式五张牌”游戏中,每局游戏结束,玩家都会被扣掉所压数额一定比例的虚拟货币。待玩家的游戏币减少到一定程度时,需要继续购买游戏币才能继续游戏。

  对此,北京邮电大学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认为,因为网络游戏不受时间、空间、场所的限制,同时很多人在线,游戏运营商根据游戏中虚拟货币的赌注、赌资的大小来收取费用的话,获利是很大的。边锋收取的费用如果跟赌资有关系,很可能就不同于一般意义的游戏收费,可能涉嫌赌博。

  网游涉赌也必将给网络游戏产业带来巨大危害,赌博对网络游戏产业的危害在中国网游发展了十余年的今天似乎还无从估算赌博带来的损失有多少,或许,更大的危害就在将来。如果网游行业丧失了存在的合法性,那就谈不上长久的盈利。要让网络游戏健康发展,就必须保证公平的规则,让人以自身努力获得应有的东西而不是投机取巧。服务商以赌博形式出卖虚拟设备,玩家竞争的就不是智慧而是财力,将来崩溃的就是网络游戏本身。

  网络游戏监管有待完善

  网游涉赌被频繁曝光,一定意义上折射出我国在虚拟货币及网络游戏监管上存在诸多不足。

  杭州市一执法人员认为,虽然相关监管部门出台了一些诸如《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等文件,但“我国现在对网络赌博这一块规定得并不是很严格,相关文件里面只有简单的几句话规定。由于相关法规暂未完善,对具体操作上的指导较少,执法过程中常常面临界定难、取证难的等一系列问题”。

  一位司法界人士也指出:“网络赌博是通过虚拟空间赌博,相对于传统赌博来说隐蔽性更强、犯罪风险小、犯罪成本低、监控难度大。而且从目前的法律法规来看,无论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还是《刑法》,针对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打击都是空白。一些游戏平台就利用这个空隙游走在法律的边缘。”

  对此,浙江财经学院工商管理学院院长陈惠雄教授认为,鉴于类似的涉赌事件越来越多,为避免其可能带来的严重社会危害,有关部门应当加紧立法或进行司法解释。有专家建议,防止出现隐性赌博,在采取技术防范和司法打击等措施的同时,需尽快出台界定网络隐形赌博的标准,加大刑罚力度,相关部门加强监察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同时对流动异常的大额资金进行监管。

  保证整个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要靠网游运营商和服务商的遵纪守法,网络游戏的监管部门和立法部门也应该尽快明确网络赌博的法律界定。只有在法律不断完善的情况下,在监管部门、网游运营商以及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才能营造健康的网游环境,才能实现网游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声明:人民网游戏频道转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人民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点专题
  ·直击2011年美国E3游戏展
  ·游戏业的母亲节启示录
    ·第七届中国国际动漫节
  ·2011第一季度游戏产业热点

  上周新闻热点回顾
  ·网络游戏涉赌界定存在法律空白
  
·中国网游企业上市地为何多选择纳斯达克?
  
·4月中国游戏市场:单机游戏关注份额出现回落
  
·未成年上网人数上升 网游竞争趋于“幼稚”
  ·民族科幻电影在哪里?网游培养大批青年观众
  
·中山法院发首例禁止令 少年一年内不得进网吧
  
·网瘾少年之死的反思 玩家的“盗梦空间”
  
·零点断网未必保护未成年人 切断源头是根本
  
·索尼本周恢复大部分游戏站网络 发送赠品
  
·玩魔域被盗损失十几万 网游监管细则需完善
  
·麒麟投拍《画皮Ⅱ》 借势宣传《梦幻聊斋》
  
·腾讯为游戏等业务寻求增长点倾向半封闭开放

(责任编辑:吴佶)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